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

編輯 鎖定
2019年7月4日6點30分,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租客梁某華、謝某芳謊稱帶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將房東9歲女童章子欣從家中帶走。7月7日,梁某華、謝某芳未按約定帶回孩子,之后失去聯絡。 [1] 
2019年7月13日12時30分,疑似章子欣遺體在象山縣石浦海域被發現。 [2]  7月13日20時50分,象山警方通報:經刑偵技術鑒定,在象山石浦海域發現的女孩遺體確認是章子欣。8月13日,章子欣尸體已被火化。 [3] 
中文名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
事發地點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
事發時間
2019年7月4日
傷亡情況
3人死亡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事件經過

編輯
時間線
2019年7月4日6點30分,租客梁某華、謝某芳兩名租客謊稱帶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將房東9歲女童章子欣從家中帶走。 [1] 
2019年7月4日至6日,兩名租客和章子欣在福建漳州東山縣停留兩天,7月6日凌晨4時乘出租車南下,前往廣東汕頭。 [4] 
2019年7月6日上午7時,兩名租客和章子欣入住汕頭隴田鎮一酒店。三人當天下午1時30分離開,搭乘出租車前往潮陽站乘坐動車前往廈門,再換乘前往寧波的動車,當晚11時左右到達寧波,入住寧波火車站附近的橘子酒店。 [4] 
2019年7月5日至6日,兩名租客給章子欣家人發微信視頻稱,章子欣很聽話,但具體位置并無人知道。 [5] 
2019年7月7日上午10點左右,兩名租客在橘子酒店辦理退房,并帶著章子欣離開。 [5] 
2019年7月7日上午11點,梁和謝在寧波老外灘叫了一輛網約車,目的地是奉化黃賢海上長城森林公園。 [6] 
2019年7月7日中午12時左右,三人抵達47公里外的海上長城。三人在海上長城只停留了幾分鐘,謝說看不到海,梁提出可以去40公里外的東錢湖。 [6] 
2019年7月7日下午2點左右抵達東錢湖。據網約車司機回憶,他剛離開東錢湖景區不久,男租客來電話說要去70公里外象山縣海濱的松蘭山景區。 [6] 
2019年7月7日下午3時許,車到松蘭山景區。三人下車走路到南沙灘玩,從景區門口到南沙灘,約1公里,步行16分鐘左右。 [6] 
2019年7月7日下午4點半左右,三人坐快艇從南沙灘到東沙灘,200元一次。有船工說,當時快下班了,他們是最后一批顧客,當時女孩還拿著冰淇淋在吃。 [6] 
2019年7月7日17時23分,監控畫面顯示,兩名租客帶著章子欣從象山縣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經過。從東沙灘到黃金海岸大酒店大約100米,走路需要兩三分鐘。此時章子欣家人已經與兩名租客聯系不上。 [5] 
2019年7月7日19時18分,監控顯示,兩名租客帶著章子欣出現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這也成為目前所掌握的章子欣出現的最后地理位置。 [5]  此處是一個建筑工地門口,就在沿海觀光大道上的觀日亭附近。三人下午進入松蘭山景區后,走到觀日亭,差不多走了約8公里,花了4小時。 [6] 
2019年7月7日22時20分,兩名租客出現在象山縣松蘭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章子欣不見蹤影。 [5] 
2019年7月7日23時01分,兩名租客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處搭乘出租車離開。 [5] 
2019年7月8日0時左右,兩名租客搭乘出租車來到寧波鄞州區東錢湖景區附近的一個十字路口并下車。當時兩人各背一個背包,乘車期間全程沒有接打過電話,也沒有說話。 [5] 
2019年7月8日0時許,兩名租客在東錢湖跳湖自殺,兩人衣服捆綁在一起。 [5] 
2019年7月10日晚間,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縣海岸線附近的一個涼亭內找到。 [5] 
2019年7月13日12時30分,疑似章子欣遺體在象山縣石浦海域被發現。 [2]  7月13日20時50分,象山警方通報:經刑偵技術鑒定,在象山石浦海域發現的女孩遺體確認是章子欣。 [7] 
2019年8月13日,章子欣尸體已被火化。 [8]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事件處置

編輯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群眾報案

2019年7月8日10時許,浙江省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眾報案,稱孩子從家中被兩名租客帶走,下落不明。接報后,淳安公安立即調集派出所、刑偵、網警、情報等部門精干警力聯合開展立案偵查,專案組連夜趕往寧波開展調查。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1]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搜救行動

警方搜救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寧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已組織多個部門及周邊群眾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象山已組織警力會同縣水利和漁業局、爵溪街道、民間救援組織等多個部門及周邊群眾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 [9] 
2019年7月11日10時,對章子欣的搜尋擴大至直徑10公里范圍。 [5] 
2019年7月13日12時30分許,疑似章子欣遺體在象山縣石浦海域被發現。浙江象山縣石浦漁政碼頭外傳出警笛聲,緩緩靠近碼頭,多名警務人員在岸上等候,隨后遺體被送往殯儀館,警方已通知家屬前往辨認。 [2]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事件回應

編輯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官方回應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寧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發布淳安女童失聯最新情況,尚未找到失聯女童 [9]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家屬回應

2019年7月11日,章子欣姑父回應網上質疑說主要是在發現市民卡的地方尋找,小孩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孩子媽媽帶走她的可能性低,就是時間湊巧,她很少過問孩子,也沒有能力和精力帶走小孩 [10] 
2019年7月11日,記者聯系到失聯女童媽媽葉弘(化名),其稱因感情不和已于2015年和女童父親分開,但2019年的7月8日才去辦理離婚手續。葉弘表示,辦離婚手續時孩子父親已得知孩子出事,但直到她辦完手續乘車離開時才將此事告訴她,“我以為他是騙我的”。 [11]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女童信息

編輯
主詞條:章子欣
章子欣,女,9周歲,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身高130厘米左右,體態微胖,長發扎辮子,帶紅框眼鏡。據視頻跟蹤,章子欣與梁、謝三人于2019年7月7日17時23分,在寧波市象山縣松蘭山旅游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章子欣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之后未發現孩子蹤影 [1] 

7·4淳安女童失聯事件警情通報

編輯
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歲女童章子欣失蹤案件發生后,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現就該案調查情況通報如下:
一、案件受理調查情況
2019年7月8日10時許,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報案稱:其孫女章子欣(女,9周歲)被兩名租客以赴上海參加婚宴為由帶走,逾期未歸,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經初查,鎖定犯罪嫌疑人梁某華、謝某芳。鑒于案情重大,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迅速行動,組成聯合專案組,先后組織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頭、廣州、茂名、珠海、武漢等地開展調查取證工作。
二、犯罪嫌疑人基本情況
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無違法犯罪前科。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養殖虧損負債等原因離家出走,多年未歸。
謝某芳,女,45歲,廣東省化州市人,無違法犯罪前科。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歸。
2005年,謝某芳經人介紹與梁某華共同生活至今,未辦婚姻登記,兩人名下無房產、無車輛、無股票股權,近兩年來多次以欺騙手段向親友騙取錢財,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兩人詐騙行為已持續多年,其通過實施詐騙滿足日常開銷的狀況越來越難維持,自殺前銀行卡余額加現金僅剩31.7元。經多方走訪調查,未發現梁、謝二人有參與邪教活動等情形。
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謝二人在寧波東錢湖一觀景平臺投湖自殺,全程均在視頻監控覆蓋區域,自殺前有飲酒、相互捆連外套、共同投湖等行為。經檢驗,兩人尸表無抓痕等損傷,毒化檢驗無異常,血液有酒精含量。
三、女童章子欣死亡情況
經多方力量連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遺體在象山縣觀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處(石浦海域)被發現并打撈上岸。經刑偵技術鑒定,確認系失聯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見明顯暴力性損傷,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綜合視頻監控、目擊證人證言以及失蹤區域路況環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為失足落水。
四、犯罪嫌疑人活動軌跡情況
經查,梁、謝二人自2005年以來主要在廣東廣州、珠海、茂名、東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別是今年4月份以來在全國各地頻繁游玩,先后到過三亞、重慶、麗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長沙、鄭州、徐州、濟南、濰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島等48個城市。
7月4日早上6時30分許,梁、謝二人攜女童章子欣從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家中離開,以乘坐高鐵、網約車等方式先后到達漳州、汕頭、潮州、廈門、寧波等地。7月7日19時22分,監控顯示三人在松蘭山旅游度假區白沙灣區域出現;20時至20時20分許,有目擊者在距觀日亭約百米處,看見一女子拎著包,一男子背著一小女孩往度假區北出口行走;22時22分,監控顯示度假區出口一男一女離開,未見小女孩;7月8日2時01分,監控顯示,梁、謝二人跳湖自殺。
專案組正圍繞案件開展進一步偵查。警方呼吁新聞媒體和廣大群眾關注權威信息發布,不信謠,不傳謠。
浙江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辦公室
2019年7月14日 [12]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