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貿易爭端

編輯 鎖定 討論999
日韓貿易爭端,指日本韓國在貿易方面關系惡化。
2019年8月7日,日本經濟產業省頒布政令,在簡化出口審批手續的貿易對象“白色清單”中刪除韓國。政令定于28日施行 [1]  。8月12日,韓國政府決定將日本從本國“白名單”中清出,將于9月生效。 [2] 
中文名
日韓貿易爭端
外文名
Japan-Korea trade dispute

日韓貿易爭端爭端背景

編輯
1950年代開始,美國為了構建以日韓為基地的東亞冷戰格局,一直在日韓之間斡旋,希望兩國關系正常化,但由于日韓之間舊仇太深,談了十幾年也沒有進展。一直到1965年,經過13年的談判, 日韓兩國終于達成協議:日本通過向韓國提供無償、有償的經濟合作資金解決財產請求權問題。這個協議與其他相關協議一起,成為日韓建立正常外交關系的基礎。 [3] 
2005年盧武鉉時期,韓國公開過當年韓日會談記錄等外交文件。其中包括在第六輪會談時,韓方為1032684名二戰期間被日本征用的勞工,向日方提出總計3.64億美元的補償款。雙方最終商定,日本提供3億美元無償援助、2億美元有償援助,以及3億美元商業貸款,“一次性解決”受害者索賠問題。而韓國政府則放棄“索賠權”,接受“經濟合作”。 [3] 
2018年10月和11月,韓國最高法院先后判決日本企業賠償殖民朝鮮半島期間強征的韓國勞工,此判決遭日方反對。日方堅稱,依據兩國1965年簽署的《日韓請求權協定》,韓國民眾不能再向日方索賠,但這一觀點沒有得到韓方認同。 [4] 

日韓貿易爭端各方案例

編輯

日韓貿易爭端日方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對出口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加強管制。 [4] 
2019年7月12日,日韓政府代表在日本首都東京舉行工作級對話,進行首次接觸;7月24日世界貿易組織(WTO)總理事會議進行第二次談判;8月1日韓日外長在曼谷舉行會談。在三次會議中,韓日兩國進行了激烈的爭論。日媒表示,在8月1日的會談中,日韓雙方各自表達了自方立場后,“宛如平行線”般無果而終。 [4] 
2019年8月2日,日本政府內閣會議正式決定修改《出口貿易管理令》,把韓國排除出“白色清單”。8月7日,日本經濟產業省頒布政令,在簡化出口審批手續的貿易對象“白色清單”中刪除韓國。政令定于28日施行。 [1] 

日韓貿易爭端韓方

2019年8月12日抄,據韓國KBS新聞報道度,韓國政府決定將日本從本國“白名單”中清出,將于9月生效。 [2] 

日韓貿易爭端各方回應

編輯

日韓貿易爭端日方

2019年7月31日,自民黨的前經濟大臣甘利明在的BS-TBS電視節目上,就韓國抵制日貨活動的不斷擴大表示,不會影響到日本經濟。他說:“韓國經濟一定會自食其果,只需靜觀其變就行。” [5] 
2019年8月6日,日本獅王株式會社社長掬川正純在舉行的財務決算數據發布會上,就日韓關系惡化對業務造成的影響表示:“韓國的零售店已經不再(對我們的產品)進行促銷了。”因為韓國的零售商看到韓國消費者們抵制日貨,便不再對日本產品提供促銷場地。 [5] 
2019年8月12日,日本經濟產業省回應稱,日本的相關做法符合國際出口管理相關安保原則,而韓方將日本移出出口程序優惠國名單的做法令人不解。日方將對韓方此舉是否會對日本企業造成影響,進行研究 [6] 

日韓貿易爭端韓方

2019年7月15日百,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敦促日本方面撤銷對韓國的出口管制時提到,“最終,受損失更大的將是日本經濟”。 [4] 

日韓貿易爭端產生影響

編輯
2019年7月錄,韓國已有約3600個中小型商店、2.3萬多家超市開始下架100多種日本商品。此外,受抵制日貨運動的影響,進口車在韓國銷量繼續低迷,特別是曾一度熱銷的日系車的銷量出現了下滑。 [7] 
2019年8月6日,韓國公務員勞動組合總聯盟也宣布,將參加全民性的抵制日貨行動,反對日本對韓采取出口限制措施。該機構下屬115個機關公務員勞動組合將不購買日本產辦公用品等;全面拒絕赴日旅游、進修和交流等;并要求制定禁止公共機關購買日本產品的條例。 [7]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