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作業

編輯 鎖定 討論
家長作業,指學校給孩子布置的家庭作業有的學生本人根本無力或沒有條件完成,最終很大一部分落到了家長身上。
2014年4月,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義務教育階段教學行為的意見》,要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不得給學生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學生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1] 
2019年7月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其中提出“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 [2] 
中文名
家長作業
外文名
Parents work
對    象
家長
目    的
引導和督促孩子在家學習

家長作業情況簡介

編輯
為了引導和督促孩子在家學習,一些教師習慣給家長布置“作業”,如簽名、出試卷、改作業等,以為這樣既輔導了學生,又可讓家長擔負起監督責任,卻不曾想到,這種做法令許多家長十分為難。 [3] 

家長作業存在現象

編輯

家長作業現象1

家長適度參與 親子互動“加分”
近日,新京報記者走訪多所學校發現,一些學校會給家長布置“輕量級”任務,如聽寫、手工作業等等。受訪家長表示,對于親子互動有助益,樂于完成。
劉女士孩子在東城一所小學讀三年級,她說,需要她參與的主要是語文和英語的聽寫作業,頻率約每周一兩次。劉女士認為,學校布置需要家長參與的作業,給家長的任務量很小,而且家長有義務教導自己的孩子。“家長不能把孩子全推給老師,自己對孩子都不上心,還能指望什么呢?”劉女士說,學校沒有要求家長檢查或者批改孩子作業。
白女士孩子在西城區一所小學讀四年級,白女士說,學校老師有時會布置一些手工作業,比如用易拉罐、舊紙盒來制作手工作品,她會與孩子一起完成。在自己有空余時間時,她也會檢查孩子的作業完成情況。白女士說,類似的小作業用一個小時就完成了,孩子也挺喜歡這種形式的作業,“家長和孩子可以有個互動,挺好的。”此外,白女士在空余時間也會檢查孩子的作業完成情況。
五年級王同學告訴記者,需要家長參與的作業一般只需花費他們十分鐘左右,比如為他記錄跳繩次數、填寫調查問卷、在作業和試卷上簽字等。王同學說,老師沒有要求過家長批改他的作業。他贊成讓家長做一些在作業或卷子上簽字的事情,“這可以讓家長知道學校的教學內容,了解孩子學習情況,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在海淀一所小學讀二年級的楊同學說,平時老師會布置聽寫默寫的作業,老師沒要求家長批改,但必須簽字。楊同學說,她也愿意和爸爸媽媽一起做手工作業。

家長作業現象2

親子作業過難 家長只得“包辦”
也有家長指出,一些“任務”明顯加重了家長負擔,有“考家長不是考孩子之嫌”。
西城區某小學四年級學生家長黃女士告訴記者,對于聽寫類作業,一般老師會要求家長先給孩子批一下,第二天老師還會再判一遍。每學期老師還會讓家長和孩子一起做一兩次手抄報,黃女士一般會在周末花三到四小時做這項作業,“比較麻煩,要自己設計,還要涂色”。
楊女士的外孫正在東城區一所小學讀一年級,楊女士不建議老師給家長布置作業,也不支持讓家長和孩子一起完成作業。她說,這些作業加重了家長負擔,而且很多情況下家長過于包辦,完全取代孩子來完成作業,導致孩子失去獨立思考和動手的機會,最后成了“考家長而不是考孩子”。
楊女士給記者展示一張孩子手工作業成果的照片,照片中是一雙白色帆布鞋,鞋子上畫著漂亮的彩色長龍。楊女士說,這是學校給孩子布置的親子手工作業,要求家長和孩子一起完成。她說,孩子媽媽邀請閨蜜,兩個人花了四小時完成了作品,“孩子就在一旁看著”,這個作品最后還獲了獎。“親子作業其實也‘親子’不到哪兒去,而且還要買一雙鞋,畫完了洗不了也穿不了。”楊女士說。
隨后,楊女士又給記者看了河北邯鄲一位家長的朋友圈照片,這名家長在朋友圈中曬出老師布置給她和孩子的一份選擇題試卷,其中一題為“黨章規定可以申請入黨的年齡為滿()歲”。 [1] 

家長作業相關看法

編輯
有家長還反映,“家長督促孩子完成作業是應該的,但又是讓我們檢查對錯,又是幫孩子默寫,還有做小報,花樣太多,我一回家連看報紙、電視的時間都沒有啊!”
  家長如何配合孩子完成作業,某小學四年級班主任老師認為,家長配合學校做好孩子的教育工作,并不是簡單地陪孩子完成作業。做作業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因此應盡量讓其獨立完成。家長只要適當督促,或者在孩子遇到困難時給予適當的幫助即可。
  同時,老師指出,給學生布置的作業并非很難,大多比較實用、適量、適度。家長在輔導孩子做作業時要考慮是否有利于孩子獨立能力的培養,是否有利于孩子思辨能力的提高,是否有利于孩子學習興趣的激發。家長在輔導孩子做作業的時候不要大包大攬,學習能力的發展要靠學生獨立思考來完成。因此,家長還是應對孩子作業放手,讓他們獨立完成。別剝奪了孩子思考和摸索的過程。 [4] 

家長作業相關規定

編輯
2014年4月,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義務教育階段教學行為的意見》,要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不得給學生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學生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1] 
2018年4月,山東省教育廳發布《山東省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專項行動實施方案》,要求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課后作業,小學三年級及以上的課后作業,需按照《山東省中小學教學基本規范》嚴格控制。此外,學生作業批改必須由教師完成,不得讓家長批改作業。
2018年9月30日,陜西省發布《關于加強義務教育學校作業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教師不得要求家長批改教師布置的作業或糾正孩子的作業錯誤,不得布置要求家長完成或需要家長代勞的作業,杜絕過度要求家長參與學生作業的完成與批改。 [1] 
此外,遼寧、寧夏、江蘇、浙江等多個省份也已經出臺相關方案,明確禁止或限制中小學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批改作業。 [1]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組織機構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