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果

編輯 鎖定
孫小果,男,漢族,曾用名陳果、李林宸,云南昆明人 [1-2]  ,身高約1.70米,略顯壯實,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個上等兵,后又進入武警某學校學習,直到犯罪 [2] 
1998年2月,孫小果因強奸罪等多項罪名被判處死刑,又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再次被當地列為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典型。 [3]  2010年起,孫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獄外活動。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云南省期間,昆明市打掉了孫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惡犯罪團伙。5月24日,全國掃黑辦將云南昆明孫小果涉黑案列為重點案件,實行掛牌督辦 [4]  。6月4日,全國掃黑辦派大要案督辦組赴云南督辦孫小果案,進駐昆明。
2019年7月26日,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孫小果案啟動再審,被查涉案公職人員和重要關系人增至20人。
2019年8月12日,云南省委書記陳豪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對孫小果的犯罪活動、犯罪事實以及關系網和保護傘全部查清。” [5] 
中文名
孫小果
別    名
陳果、李林宸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云南昆明
性    別

孫小果人物經歷

編輯
1992年12月,孫小果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個上等兵,后又進入武警某學校學習。 [2] 

孫小果家庭情況

編輯
母親孫鶴予,曾用名孫學梅,1952年生,現年67歲,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孫小果1994年強奸案于1998年被開除公職,后被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法院以包庇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03年7月釋放。
繼父李橋忠,曾用名李喬忠,1958年生,現年61歲,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正科級),1998年因為孫小果1994年強奸案違規辦理取保候審等受到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2002年任五華區城管局副局長(副科級),2004年任局長,2018年10月退休。
生父陳躍,曾用名陳耀,1940年生,1973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1982年2月與孫鶴予離婚。1985年離開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資局工作,1996年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爺爺陳玉清,原昆二十中工人;奶奶陳慧芬,原昆十一中工人,均已故。
外公孫其翔,原成都鐵路局重慶分局工人;外婆吳秀蘭,原山城針織廠工人,均已故。 [6] 
親哥錄:是一名黨員,23歲就成為武警警官,工作出色。 [7] 

孫小果人物事件

編輯

孫小果惡行累累

1994年10月16日,當時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會無業青年駕車游蕩,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位女青年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奸。 [8] 
1994年10月28日,孫小果被收審,1995年4月4日被批準逮捕,1995年6月則被取保候審,候到審判之后,未被收監執刑(且未發現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續;只是辦案警官在盤龍區看守所看見一張1997年3月27日辦的保外就醫手續)。 [2] 
1995年12月20日,盤龍區人民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2年。 [8] 
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孫小果在茶苑樓賓館908號房,強奸了16歲少女宋某 [2]  。6月1日,在昆明茶苑樓賓館906房間有其他人的情況下,孫小果不顧張某某反抗,當眾強奸了張某某。6月5日,孫小果在茶苑賓館906房間,強奸了女學生波某某。6月17日晚,在興紹飯店301房間,孫小果欲強奸幼女張某,張不從,孫小果指使崔凱、冉智對張毒打威脅,并強行留張在房內不準回家。 [9] 
1997年7月,孫小果參與的一起案件發生后,盤龍區拓東路派出所接案后發現,孫小果竟是一個本應在監獄里服刑的罪犯。警方打電話給孫小果的母親,他母親說: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8]  。據《中國法律年鑒》,1997年8個月內,孫小果及其團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強奸罪、故意傷害罪、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尋釁滋事罪等 [2] 
1997年11月7日21時許,孫小果為讓17歲少女張某某說出其表妹張某萍和男友汪某慶的下落,糾集指使其他6名被告人將張某某和女性朋友楊某某帶到夜總會“溫州KTV”包房內。孫小果等人即對張某某進行毆打、侮辱,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并用孫小果叫他人買來的竹筷和牙簽刺張的乳房,用煙頭烙燙張的手臂,還逼迫張用牙齒咬住大理石茶幾并用肘猛擊張的頭部。次日凌晨,孫小果等人又將張某某、楊某某挾持到昆明市本豪勝娛樂城啤酒屋2樓,在公共場所又對張、楊進行毒打,再一次逼張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幾邊緣,用手肘擊打張的頭部。凌晨4時許,孫小果等人將張、楊二人帶至昆明飯店大門口,孫小果一伙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致張昏迷。被告人黨俊宏及楊琨鵬抄(另案處理)還解開褲子,將尿沖在張某某的臉上。被害人的傷情經法醫鑒定為重傷。 [9] 

孫小果判處死刑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孫小果犯強奸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制侮辱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強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個月又十二天,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后,孫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8] 
1998年,孫小果一審被判處死刑后,二審維持原判,但死刑沒被核準,遂改為死緩。孫小果在服刑期間,此案又啟動再審程序,再審后對原量刑做了大幅度調整,孫小果最終被改判為有期徒刑20年。 [10] 

孫小果“復活記”

2008年10月27日,孫小果以申請人身份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申請其發明的“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國家專利。該專利于2009年5月6日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被公開。 [9] 
2009年1月,孫小果由云南省第一監獄轉到省二監服刑,其中專利申請在省一監上報,獲批認定時本人已轉到了省二監服刑。 [9] 
2009年5月,獲得實用新型專利的孫小果,在其母孫鶴予百(孫學梅)、繼父李橋忠的運作下開始向法院申請減刑。 [9] 
2010年4月,孫小果的減刑申請獲得了法院的裁定核準后出獄。據了解,孫小果的大部分減刑是在云南省第一監獄完成,最后在省二監孫小果共減刑兩年八個月,其中媒體廣泛關注的重大發明專利,實際只減刑1年5個月,另外的1年3個月是根據其平時表現獲得的常規減刑。從1997年11月孫小果被刑事拘留,至2010年4月出獄,孫小果實際服刑約13年。 [9] 

孫小果變身“李林宸”

孫小果在昆明一家定制西裝店試裝,拍攝時間2018年 [2]
2010年,孫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獄外活動。 [2] 
2011年8月度,孫小果就以“李林宸”之名注冊餐飲公司。 [2] 
2013年起,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孫小果注冊經營多家夜店。 [2] 
2017年8月,因涉及一些使用權方面的調整,昆都所有酒吧及娛樂場所關閉,孫小果后來又在昆明其他地方開了銀河俱樂部、云紡space酒吧,而自己由于個人原因則退出了經營。 [2] 
天眼查顯示,以“李林宸”名字任股東的公司【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現已注銷)、云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都成立于2014年之前,以“孫小果”名字擔任股東的公司(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昆明銀河娛樂有限責任公司等)都成立于2017及2018年,這與陸果所述孫小果改名時間和先后開店的名稱一致。 [2] 

孫小果案件督辦

編輯

孫小果掛牌督辦

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云南省期間,昆明市打掉了孫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孫小果案經媒體報道后,引發社會高度關注。中央督導組在督導中發現孫小果案背后存在較多問題,遂將該案作為重點案件向云南省交辦。全國掃黑辦有關負責人表示,中央第20督導組已責成云南省組織專門力量,依法嚴查孫小果涉黑案及背后存在的嚴重問題,全國掃黑辦將配合中央督導組對該案同步督辦,一盯到底,徹底查清問題,依紀依法嚴肅處理,回應社會關切。 [11-12] 
2019年4月24日,據《昆明日報》報道,自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于4月1日進駐云南省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以來,昆明市打掉了孫小果、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查處了一批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 [7]  從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獲悉,全國掃黑辦已將云南昆明孫小果涉黑案列為重點案件,實行掛牌督辦。 [4]  [13] 
2019年5月17日,昆明市掃黑辦稱,針對近期公眾和媒體關注的昆明孫小果案有關問題,云南省市有關部門已對孫小果所涉犯罪、相關判決及刑罰執行等問題正在開展調查和審查工作,對存在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以及其他違法犯罪行為,將一查到底、絕不姑息,依紀依規依法嚴肅處理。 [7] 
2019年5月28日,云南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向公眾通報了孫小果案件辦理進展情況 [14]  。同日,云南省官方通報稱,省市有關辦案部門正在按照中央督導組和省委的要求,對孫小果1998年犯強奸罪一審被判處死刑后,二審、再審改判以及刑罰執行和其他違法犯罪加緊開展調查工作。 [9] 
2019年6月4日,全國掃黑辦派大要案督辦組赴云南督辦孫小果案,進駐昆明。 [15] 

孫小果整改意見

2019年5月24日,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組長韓勇向云南省反饋督導情況。針對督導發現的問題,韓勇提出了六條整改意見:一是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以更強的政治自覺和責任擔當,不斷把專項斗爭引向深入。二是進一步提升對黑惡勢力犯罪的打擊效果,增強緊迫感,乘勝追擊打好攻堅戰、殲滅戰。三是進一步加大行業亂象治理力度,從源頭防止黑惡勢力滋生。四是進一步在深挖徹查上取得突破,推動各地打掉黑惡勢力背后的“官傘”“警傘”“庸傘”。五是進一步加強基層組織建設,鞏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成果、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六是進一步加強組織統籌,確保高質量完成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這一重大政治任務。 [7] 

孫小果案件再審

編輯
2019年7月26日,據云南省掃黑辦通報,自5月28日向社會通報孫小果案件辦理進展情況以來,有關部門和地方開展了緊張細致的調查核實工作,查閱了大量案件相關檔案材料,調查走訪了大量案件當事人、知情人及相關人員,案件查辦工作取得新的重要進展。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決定,依法對孫小果強奸、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案啟動再審。
云南省紀檢監察機關在之前已對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梁子安等11人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的基礎上,又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云南省司法廳原巡視員羅正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田波、云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原副總隊長楊勁松等3人進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同時,云南省檢察機關在前期已對4名監獄干警立案偵查并采取逮捕措施的基礎上,又對涉嫌徇私舞弊減刑的2名監獄干警采取逮捕措施。孫小果案被查涉案公職人員、重要關系人增至20人 [16] 

孫小果全部查清

編輯
2019年8月12日,云南省委書記陳豪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對孫小果的犯罪活動、犯罪事實以及關系網和保護傘全部查清。”當記者問及結案時間時,他表示:“孫小果案件的結案時間需要看審理的過程。”隨后,當問及是否會有新增的涉案人員時,他表示:“涉案人員估計查得差不多了。” [5] 

孫小果社會影響

編輯
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報》刊發報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孫小果父母訪談錄》,文中,孫父孫母對自己兒子所犯的罪行表示了震驚、憤慨和譴責。 [1]  [17] 
1998年初,《南方周末》以《昆明在呼喊:鏟除惡霸》為題,曝光了孫小果及其團伙在昆明的惡行。文中提到,孫的母親多次找到有關辦案人員,要求翻看有關孫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孫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1]  [18] 
1998年5月,在南周新聞部內部刊物《馬后炮》上,余劉文如此敘述他當時的險象環生:“ 我被告知,孫小果的同伙尚有七八十人漏網,不知所蹤。這條消息很快在市公安刑偵支隊得到證實。我當夜沒法入眠,滿腦子是孫小果那幫漏網“兄弟”,他們隱匿何處?也許就在身邊。昆明的同學說昆明流傳著這樣的說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就這樣到了12點,突然電話鈴聲大作,簡直要命,這個電話接不接?也許對方就在樓下。我最后還是麻著膽子把話筒摘起來,甚至連臺詞也想好了,只要對方威脅,我就說‘你們這下真正把新聞做大了’,結果電話里傳來嬌滴滴的一聲──‘先生,要不要服務?’” [19]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報》一條頭版消息,將孫小果再度拉回人們視野。 [1] 
2019年5月16日,《南方周末》再度發文稱,每次犯事之后,都是孫小果母親在背后為其四處活動奔走,而孫小果先后使用的名字——陳果、孫小果、李林宸,姓氏分別是跟隨了他的生父、生母和繼父。 [1] 

孫小果社會評論

編輯
這兩天孫小果再次揚名了。這個名雖是惡名、罵名,最終也將以罪名劃上句號,但是,就在其第三次被抓之后,在記者采訪其過往經歷時,一些與其打過交道的人,一些熟知其情況的人,甚至一些和其存在過節的人,卻都躲躲閃閃,三緘其口。
孫小果
是的,從相關報道看,這個一會名叫孫小果、一會又稱李林宸的人,神通確實不一般。他第一次涉案被抓,雖被判刑,卻從未被收監執行;他二次被抓名揚當地,復又領以重刑,也仍然在刑期未滿就出獄開場子掙大錢,不避風頭……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對這種進出牢房如履平地的人,誰能不怕?誰就敢肯定他叒被抓判之后,就一定不會像以前那樣叒次復出招搖過市?而最最讓人恐懼難消的,其實正是孫小果當初為什么沒有被收監執行刑期,又為什么被從死刑改為死緩,叒為什么從死緩改為有期徒刑,叕為什么連以法理推算的最短刑期都沒服完,以及為什么父母皆為公務員的出牢人員立刻就有大筆資金這開一個場子、那建一家俱樂部……等等如此多的為什么,即使在當下來勢夠猛的風頭之下,卻仍然是一筆糊涂賬。
如果在當下這種力度的行動中,在眾多縱容、庇護、開脫犯罪嫌疑人和罪犯的腐敗官員已經被曝光處置之后,原來圍繞孫小果案的一筆糊涂賬依然是現在的糊涂賬一筆,那么,成就孫小果以往人生軌跡的環境,就肯定還會在避過此時的浪頭之后時不時地產生出孫小果、孫大果甚或孫碩果。而這,正是人們所憂和所怕。從孫小果案為人們關注這段時間以來,有關方面和相關人士的諱莫如深以及不予回應的態度和反應來看,這樣的所憂和所怕也并非沒有道理。由這種態度模糊和應對含混,人們對真正鏟除造就孫小果的腐敗土壤,徹底清理孳生孫小果的烏煙瘴氣,就難以形成樂觀和明朗的預期。
當然,實事求是地講,在如此輿論聚焦之下,孫小果如果叒能逃出眼下這一劫怕是不易。但是,也正是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是不是法辦孫小果一人,就可以了卻孫小果叒次三番逃脫法網的所有相關人員的相關責任。同樣,人們也有理由擔心那些助其脫網環節中的瀆職腐敗人員,是不是把自己的責任讓那幾個已經因其他事情曝光而被處理或者已經自殺的人來扛,從而使自己躲過調查。事情明擺著,孫小果叒次大模大樣地進出牢房,儼然成功商人般地在商場中如魚得水,這種從作案現場到法庭,從班房發明家到俱樂部“大李總”間的個個關節、道道程序和層層關檻,哪個是普通人邁腿就可跨過,哪個是一人拍板就能成就?
更讓人們有理由憂慮的是,現時一些已經相對完備的法律和司法制度,對孫小果一類人已經不起作用了,已經擋不住其橫沖直撞肆意妄為了。如果不是正在進行的大力度行動,如果不是“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于2019年4月1日進駐云南省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孫小果能否叒進宮,人們能否公開地談論孫小果、李林宸和“大李總”之間的關聯,能否公開質疑孫小果過往人生的種種蹊蹺之處,就都是未知數。
也因此,送孫小果去其該去的地方并非全部目的。甚至,讓那些助孫小果逃脫法律制裁的人負其該負的責任也只是目的之一。查清孫小果案的目的,更重要的還在于通過此案發現法律和司法過程中的設計瑕疵,檢討容易產生紕漏的關節和節點,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則貫徹到每一個個案,匡扶社會正義。(光明網評論員) [20] 
這些看似普通的基層執法者,好比隱藏在木頭中的白蟻,肆意踐踏著法律,權力濫用、尋租變現等違法違紀行為,直接在公眾中造成不良影響,一點一滴地持續損害著法治的公信力。“蒼蠅之害猛于虎”,孫小果案印證了“蒼蠅”的危害性。
一方面,根據對案件深入調查了解到的相關情況,及時對照查找流程上的漏洞,完善執行流程和規則;另一方面,也要及時通過公布詳實的證據來消解大眾的質疑,修補公權力的威信,讓人民群眾對依法治國的信任半徑短些、短些、再短些。(人民網評)
一群“小蒼蠅”的權力竟然如此巨大,大到可以讓作惡多端的當事人三番兩次逍遙法外,無辜受害者的基本正義20多年得不到執行,法律的權威被減刑“潛規則”和程序漏洞利用,司法尊嚴恰恰被一群“害群之馬”踐踏。 [21] 
如此匪夷所思,所以輿論的關注度才熱度不減,而隨著更多信息的披露,顯然還有更多疑問需要厘清。包庇孫小果案中一些涉案人員既然已經得到了處理,那孫小果作為當事人本身為何依然可以多年逍遙法外,改頭換面,直到被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和云南掃黑辦再次揪出?當“關系”踐踏法律的孫小果案件重回公眾視野,更多的問題亟待解答,詳盡的調查結果亟待公布,網友對這一案件之關切,恰恰是呼喚遲到的公平正義來得早一點再早一點,也唯有如此,才能讓輿論看到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堅定決心。
公平正義是民眾對法治的最高期待,公平正義不僅要實現還要以人民群眾看得見的方式來實現。在孫小果案中,輿論的迫切呼喚恐怕需要相關當事人重新回味這兩句話的意義。(新華社) [22]   
三分快三內容由網友共同編輯,如您發現自己的詞條內容不準確或不完善,歡迎使用本人詞條編輯服務(免費)參與修正。立即前往>>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
詞條標簽:
話題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