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江隆子

編輯 鎖定
入江隆子(1911年-1995年),也叫入江高子。本名東坊城英子。1931年,與片岡千惠藏共同主演、伊丹萬作編劇、稻垣浩導演的《元祿十三年》,成為她的首部時代劇作品。是站在日本電影最高上點的頂級電影女演員。
中文名
入江隆子
別    名
也叫入江高子。本名東坊城英子
國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民族
出生地
日本
出生日期
1911年
逝世日期
1995年
職    業
演員

入江隆子從影貴族

編輯
入江隆子
入江隆子(1911--1995),也叫入江高子。本名東坊城英子,父親是子爵、貴族議院員東坊城德長。1922年父親去世,家道中落。第二年發生的關東大地震,又令東京的宅邸大面積毀損,最終不得不變賣。
  1927年,中學畢業后,投靠在日活京都攝影所當演員的哥哥東坊城恭長。同年,受哥哥的朋友野昶淵的邀請,登上新劇的舞臺。不久,她的舞臺表演才能,被電影導演內田吐夢發現,并在內田的說服下,加入了日活公司,就這樣被內田一手帶入影壇。
  之后,她接主連演了《激流》、《活的人偶》、《東京進行曲》等影片,成為日活現代劇最受歡迎的女演員。1931年,與片岡千惠藏共同主演的,伊丹萬作編劇、稻垣浩導演的《元祿十三年》,成為她的首部時代劇作品。那個時候,她因本片暗戀起了千惠藏,可直到晚年,她才表出露當年的心情。
  1932年,在新興電影的協助下,創力了自己的制作公司。當時的日本影壇,阪東妻三郎等大明星紛創紛立自己的制作公司,但是,隆子卻是第一個建立獨立公司的女演員。那個時候,入江隆子是站在日本電影最高上點的頂級電影女演員。其公司制作的第一部作品,是溝口健二執導的《滿蒙建國的黎明》。該片以滿洲建國為背景,從川島芳子那里得到啟發的作品,攝制組赴遠海外取景,拍攝時長間達半年,是當時的超大制作電影。

入江隆子自辦公司

編輯
不久,隆子與日活演員田村道美結婚,并退居幕后,當起經紀人、制作人。那時,村田出于自己人氣的考慮,既沒有公開發表喜訊,也沒有與隆子登陸入籍。因此,隆子的哥哥恭長十分討厭這個妹夫,并退出電影界。隆子與田村結婚十年,生下孩子后,才成為真正合法的夫妻。
  1933年,溝口健二泉鏡花名作《布瀑飛瀉》搬上銀幕,獲得了巨大成功。然而,溝口對自己隸屬于一個女演員的制作公司而感到恥辱,硬在影片字幕中“入江制作公司”的旁邊,加上一個虛構的“溝口制作公司”。
  隨后,根據久米正雄作品改編的《月亮使者》,也獲成得功。到1935年,隆子的人氣已達到最高峰,甚至超越了田中絹代。1937年,《良人的貞操》熱映之后,“入江制作公司”宣解告散。
  之后,隆子與東寶簽約,主演了《藤十郎之戀》等片,保住了人氣。但是,戰爭爆發,三個哥哥相繼赴死,隆子對工作的熱情不同以往。

入江隆子戰后艱難

編輯
戰后,隆子因病逐漸減少工作量。1950年,被宣告患上格雷夫斯病,隆子不得不勉強堅持工作,掙住院費。第二年,她接受手術后,保住了性命。
  出院后,工作進行地并不順利。隆子與大映簽下一部拍四部影片的契約。大映決定翻拍戰前鈴木澄子主演的《貓妖電影》,并由隆子擔任新版主角。接著,隆子又主演了《怪談佐賀屋敷》。她不僅獲了得表演上的認可,影片也成功大賣。就這樣,隆子被貼上了“貓妖女優”的標簽。
  1955年,隆子有了出演《楊貴妃》(導演:溝口健二)的機會。但是,溝口依然不忘當年在入江制作公司的屈辱日子,拍攝本片時,對入江的演技做出不公正的評價,曾在片場當著所有工作人員面大罵:“瞧你演得那副德行,除了貓妖電影,什么都演不成”。而隆子最終受不住這樣的欺負,便離開了攝制組,但從此以后,她再沒有接過一個滿意的角色。
  1959年,隆子干脆退出影壇,在銀座開起了酒吧。之后,她曾在黑澤明的《椿三十郎》、市川昆的《醫院坡的自縊之家》、大林宣彥的《穿越時空的少女》等作品中,友情演出。1995年1月12日,因肺炎去世,年享83歲 [1] 

入江隆子評價

編輯
入江隆子、原節子山田五十鈴是公認的日本電影史上的三大美人。入江是東坊城子爵的千金,要容貌有容貌,要人品有人品,真是位絕代佳人。當時的貴族,被人視為特殊身分。這種出身的小姐拋頭露面當電影演員,在人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因此,東坊城英子要當演員時,遭到了周圍人的堅決反對。 為此而最感憂慮的,是在宮中侍奉皇后的英子的姐姐敏子。英子遇到了一個意外的救星,這就是大正天皇的后妃貞明皇后。貞明皇后只用一句話,便平息了這場風波,造就了女明星入江。皇后說: “當演員為什么不行?……職業無貴賤之分。
高峰秀子在她的回憶錄里說:從我進東寶公司拍第一部影片《良人的貞操》到1945年8月日本戰敗那天拍完《直逼美國》時止,我和入江高子合拍了七部影片。她是位溫文爾雅、頗有教養的小姐。我是一個在窮人家長大、沒有教養的野丫頭。雖然我們門第不同,但我們相處得非常融洽,真是莫名其妙。我在東寶工作時期,總是跟入江高子形影不離。我們合拍影片時,我就象一只小狗伴在她的身邊,而她也如同我的姐姐一樣喜歡我。
  戰敗國日本有義務向戰勝者美國提供娛樂享受。我也作為一名歌手,登上了舞臺。當時,我為難的是沒有服裝。我的衣物財產都在戰爭中被燒光了,剩下的只是一些平民勞動服和睡衣。我很需要做一套西服,可是,怎么也買不到合適的衣料。我急得都要哭了。這時,入江高子把自己的一件閃光變色的風雨衣給裁了,一夜之間就給我做了一套漂亮的西服。在夜深人靜的制片廠里,她身穿浴衣,借用化裝臺的燈光為我一針一線地縫衣服。她的姿勢、模樣象一只白鶴那樣美麗。
  入江高子給我留下了許許多多美好的記憶。
  她在家里蹲在灶口,燒洗澡水時的情景;
  她在廚房里切菜做飯時的情景;
  她細心地為我整理演出服裝時的情景;
  她等著我拍完電影,一起吃午飯時的情景…… [2]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娛樂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