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第四季

編輯 鎖定 討論999
《傳教士》第四季是約翰·格里洛 執導,多米尼克·庫珀,約瑟夫·吉爾根 等主演的電視劇。 [1] 
中文名
傳教士第四季
首播時間
2019-08-04(美國)
導    演
約翰·格里洛 [1] 
主    演
多米尼克·庫珀 [1]  ,約瑟夫·吉爾根  [1] 
集    數
10集
類    型
 劇情 / 奇幻 / 冒險

傳教士第四季劇情簡介

編輯
AMC續訂了夏季劇#傳教士##Preacher#第四季。 [1] 

傳教士第四季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營救卡西迪
      美國的中東部某地,離開了安吉維爾的圖麗普開著車,在無人的山路上疾馳,宣泄著幾個月來的憤懣和戰勝瑪麗后的欣喜。副駕駛座上的杰西縱容著她的任性,因為杰西同樣難掩重得“上帝真言”的興奮。被圣杯騎士團囚禁在枯井底的卡西迪,并不孤單,頭頂上還有個長著翅膀的天使被鐵鏈高懸在井壁上,閑來無事,還能與他聊聊。卡西迪左等右等,等來的人卻是弗拉夫曼探員。這才知道,被轉化成吸血鬼的胡佛探員已被騎士團首領斯塔爾先生化為灰燼。猜想著自己會不會是得到相同的命運,卡西迪戴上手銬腳鐐,在弗拉夫曼的押送下,穿過一條條陰暗潮濕,如同迷宮般的地道。這里叫梅察達,兩千多年來,都是圣杯騎士團的指揮中心和彌賽亞圣童的家。斯塔爾留著卡西迪的小命,就是為了把杰西和圖麗普引來。現在杰西或許是彌賽亞,但斯塔爾不再遵守什么信仰,一心只想著報頭上那一刀之仇。當然,斯塔爾也不會容忍卡西迪這個異端吸血鬼逍遙自在。從1965年起,梅察達就建立了圣杯大學,專門負責招收和培養信奉上帝的學員,為組織補充新鮮力量。最基礎的學科就是刑偵逼供,從初級到高級,一個比一個兇殘。卡西迪毫不意外的被送到客座教授弗蘭基開辦的高級班里,接受從步槍到利刃的各種酷刑。與其他樣本不同,不論卡西迪受了多重的傷,只要輸點血液就能恢復如初,是最佳的授課工具。杰西和圖麗普馬不停蹄從安吉維爾趕來,先從梅察達附近的小酒吧下手。到酒吧里消遣的圣杯騎士根本無從抵抗“上帝真言”的力量,不由自主的成為圖麗普忠實的部下。隨后,斯塔爾如愿等來了杰西。表面上,斯塔爾不會反對彌賽爾,由得杰西走進梅察達那扇有上千年歷史的黑金大門。實際上,斯塔爾早有防備,他和手下都戴著降噪耳機,讓杰西的“上帝真言”無法沖擊耳膜。杰西也不想多廢話,直言來意,就是為了卡西迪。既然斯塔爾想著一血前恥,杰西不再言語,對斯塔爾身旁的人使了個眼色。奉圖麗普之命潛伏的圣杯騎士立刻舉槍向斯塔爾和一眾騎士掃射。斯塔爾用其他人做擋箭牌,躲過了掃射。耳罩卻被流彈擊中,一只耳朵沒了。真是舊仇未報,又添新傷。當杰西找到卡西迪時,卡西迪已被折磨得體無完膚。而對付弗蘭基和幾個學員,杰西都無須動用真言,很享受拳頭打在肉身上的感覺。從邢臺上解救下卡西迪,卡西迪卻不領情,不停的發著牢騷,就像杰西是多此一舉。二人一邊拌嘴,一邊來到大門處,驚訝的發現大門緊閉。按計劃,圖麗普應當偽裝成囚犯,帶領她的軍隊靠近大門并伺機占領。可愚蠢的圣杯騎士不聽原長官的號令,坦言已效忠圖麗普,過早暴露了目標。以至于全軍覆沒,連大門都沒進。大門由數噸重的黑金制成,不可能用人力開啟。開關在大門上方,數十米的懸崖頂端。圖麗普千辛萬苦爬上懸崖,看到的是等候多時的弗拉夫曼。可謂冤家路窄,雙方一言不發,拔槍就射。槍響過后,子彈在空中正面撞擊,掉落在二人之間的巖石上。不知道上帝又在開什么玩笑,圖麗普索性丟下槍,以拳腳論高低。一番打斗后,圖麗普懷著多年的怨恨,將弗拉夫曼丟下懸崖。哪知弗拉夫曼的白色騎士團制服里暗藏翼裝,滑翔著溜之大吉。不管怎么說,門是打開了。卡西迪卻遲遲不愿從門后出來。他要證明,自己也有能力逃出升天,無需杰西幫忙。在酒吧里布置好歡迎儀式的圖麗普詫異的看著只身回來的杰西,她不明白卡西迪為什么不愿回來,卻沒想到兩個男人矛盾的根源就在她的身上。深夜里,杰西被一連串的噩夢糾纏。先是夢見梅察達被核彈擊中,然后又是父親從月球打來電話催促他尋找上帝,又看到斯塔爾站在床頭,等掐住了斯塔爾的脖子又發現圖麗普在自己的雙手中掙扎。最后杰西驚醒,看著身邊熟睡的圖麗普,心里很不是滋味。圖麗普清晨醒來后,看到床頭柜上杰西留下的信。杰西無意再去梅察達,救卡西迪只能靠圖麗普一人。

    第2集圖麗普的計劃
      初建地球時,上帝對自己的作品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隨著時間推移,恐龍的低智商讓上帝忍無可忍,一怒之下,天降隕石毀滅了地球上最大的物種。之后,上帝又創造了體型更小,腦子更大的生物,作為他的玩具。杰西就是上帝最眷顧的玩具之一。他在夢中聽到父親的呼喚,得知要到一個叫“迷失使徒”的古老圣地尋找上帝。“迷失使徒”是塊位于澳大利亞的奇特巖石,杰西不辭而別,搭上前往機場方向的順風車,一路上忍受著司機的嘮叨。行至半路,透過車窗看見一個男孩跪倒在路邊,為一只死去的小狗哭泣。杰西不顧司機的勸阻,下車安慰。隨后他才知道司機的話沒有錯,那只是搶劫犯的把戲。小孩舉起手槍,剛才還一動不動的小狗一躍而起,露出尖牙。面對黑洞洞的槍口,杰西一句“上帝真言”就能讓小孩丟下手里的槍。可手槍走火,打死了一旁的小狗。看著孩子泣不成聲,杰西心生歉疚,只得掏出錢包,還搭上一雙皮鞋,算是補償。也不知道上帝到底在開什么玩笑,杰西光著腳,徒步走向機場。走進機場大廳,杰西剛想點支煙,就發現父親留給他的打火機落在了順風車上。記得車門上有“德薩德娛樂屋”字樣,找了輛車來到娛樂屋,門外停滿了各色豪車,還有早上那輛不起眼的小貨車。打火機果然還在駕駛臺上,杰西拿了剛要走,就看到窗戶里站著一個可憐的孩子,雙眼露出無助的眼神。杰西沒想到這里屬于圣杯騎士團,在好好教訓了屋里那群變態后,他坐上自己安排的飛往澳大利亞專機,心滿意足的在機艙里點上一只香煙。已經有騎士團的探子在前往機場的路上發現了杰西的蹤跡。剛剛接替了圣父位置的斯塔爾在鏡子里打量著包扎好的右耳,思索著對策。圖麗普會拼了性命來救卡西迪,圖麗普又是杰西的軟肋,所以只要控制住卡西迪,就能守株待兔,圖麗普和杰西自然會來自投羅網。正如斯塔爾所料,圖麗普又來了,還帶來了火箭炮。但足以炸毀坦克的榴彈在黑金大門上也只是留下一灘黑色印跡,大門紋絲不動。圖麗普失望的駕車離去,枯井里的卡西迪也沒閑著。他用力咬斷腳踝,掙脫鎖鏈。換上騎士團的制服,輕易就到了大門口。就在大門打開的一瞬間,他又退縮了,轉頭遇上了背著步槍的弗蘭基。或許就像弗蘭基說的,他不愿跟隨杰西離開,不是因為自傲,而是因為從內心里感覺自己是罪有應得,理應受此折磨。營救行動一再失敗,圖麗普決定孤注一擲,改裝車子加大馬力,冒死撞開大門。忠心耿耿的酒吧老板卡莫爾也是玩車高手,很清楚圖麗普的方法行不通,不忍看著圖麗普白白送死。于是,卡莫爾偷偷向弗拉夫曼報信,只求騎士團不要傷害圖麗普這個被“丈夫”拋棄的可憐女人。弗拉夫曼立刻帶隊開車來到圖麗普藏身的酒吧,剛擺好陣型,圖麗普的車就從車庫沖出來,飛馳而去。弗拉夫曼再命所有人上車追擊,有人匯報少了輛車,她也來不及細想,帶領車隊就追了過去。好不容易把圖麗普的車堵在山谷,哪知圖麗普像發了瘋似的來回漂移,揚起大片塵埃。揚塵中,弗拉夫曼看不清周圍的情況。只能聽到傳來陣陣撞擊聲,對講機里能回應她的隊員也越來越少。待塵埃落定,圖麗普的車已開出山谷,揚長而去。弗拉夫曼的車隊被撞得七零八落,傷亡慘重。卡莫爾將圖麗普的車開上山頂,下了車,遠遠望向山谷。騎士團正忙于搶救傷員,偽裝成騎士團成員的圖麗普就在其中,被抬上救護車,送往了梅察達里的醫療室。

    第3集不一樣的人
      圖麗普毫發無傷,順利混進了梅察達的醫院。盡職的醫生居然要為她做一次心理評估,確認她沒有在此次血腥行動中受到某種心理創傷,否則不許出院。既然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用拳頭說話。圖麗普揮起拳頭揍向趕來的安保,結果盡職的護士從背后給她扎了一針鎮靜劑,圖麗普癱倒在病床上。圖麗普醒來時,雙手被束縛,完全動彈不得。幸好醫生只認為是應激反應,沒有深入探究圖麗普反常舉動背后的原因。圖麗普被迫做了投射測試,看到的圖片在她眼里,無一不是內臟、血跡。醫生得出的結果是,圖麗普不按常理行事,有人格障礙,迷戀槍支,所有這些的癥結就在于從小被遺棄,句句話都說到了圖麗普的心坎里。而這會,弗拉夫曼已有所察覺,正在梅察達內部搜查奸細。卡西迪則仍過著每天被折磨,每天又自行恢復的日子。吊在頭頂上的天使又不停嘮叨著逃出去的計劃,讓人心煩。卡西迪不禁想起,1916年的愛爾蘭。那時,他還是名反抗英國統治的戰士,整個家族都為他驕傲。一腔血熱的他與好朋友比利一起上了前線,然而有激情是好事,現實卻是殘酷的。血肉橫飛的戰場讓比利心生怯意,猶豫間,一發炮彈襲來,比利失去了右腳,被英國士兵發現。卡西迪躲在隱蔽處,眼睜睜看著好朋友被刺刀捅死,卻不敢現身,殺死他平日里痛恨的英國佬。卡西迪成了逃兵,夾在英國軍隊和愛爾蘭反抗軍之間疲于奔命。一天,他趁夜色逃竄時,被生活在沼澤爛泥里的吸血鬼咬傷。當再次回到家門外時,他已不再是那個卡西迪。他不敢進門,遠遠望了一眼期盼著他早日凱旋的奶奶,默默轉身離去。背叛了祖國,背叛了朋友,卡西迪堅信如今遭受的折磨就是在贖罪,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同樣不能理解上帝安排的還有杰西,他屠戮德薩德娛樂屋里那些變態,被圣杯騎士團描繪成殘暴傳教士殺戮無辜平民事件。他獨自在機場VIP候機區吸著煙,懶得理會。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是從地獄過來的希特勒。殺手圣徒威廉槍殺撒旦,讓希特勒有機會掌權,在地獄實行更加殘酷的法西斯統治。他急于將自己的版圖擴大到人間,壞事做盡的杰西正是他所需的將領人才。可希特勒還不了解杰西具有的真正實力,杰西只需一句話,就能讓他雙膝跪地,自掐脖頸無法呼吸。杰西網開一面,希特勒心懷怨恨的回到地獄,誓要雪恥。希特勒所說的殺手圣徒威廉,這時正走在炎熱的得州土地上,尤金踉踉蹌蹌的跟在后面。杰西每次使用“上帝真言”,威廉都能聽到。他就這樣一步一步走著,追蹤著杰西的方位,讓尤金苦不堪言。條件終于得到改善,尤金因為他那張奇形怪狀的嘴,被警察認定為怪胎,要送往孤兒院。威廉一言不發,直接開槍崩了警察的腦袋。尤金便開著警車,幫威廉繼續他的追蹤之旅。

    第4集
      壁爐前,上帝悠然的捧著杯酒,對身旁斯塔爾的小心思一目了然。斯塔爾千方百計想抓杰西,無非是為了讓杰西受同樣的罪。這一點,上帝并不介意。只要斯塔爾做好自己的工作,上帝承諾,會讓杰西的靈魂受到折磨。至于這么做的目的,上帝諱莫如深。他現在只想知道自己后代的情況,比如那個被稱為“哈普度”的孩子。聽到這個名字,斯塔爾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急忙告辭,去準備今天要辦的事。今天是個不一般的日子,天堂和地獄都會派遣特使到梅察達,進行近兩千年來的首次峰會。正押送卡西迪前往本森赫斯特的弗蘭基見到前呼后擁的希特勒從面前經過,激動得就像見到了偶像。等歡迎隊伍過去,他才發現身后戴著手銬、腳鐐的卡西迪不見了。卡西迪用一根天使羽毛撬開了周身的鎖銬,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希特勒身上時,一舉打倒押送警衛和弗蘭基。他按下電梯按鈕,門打開,驚喜的見到喬裝成騎士團的圖麗普。還沒等他開口,一把槍就頂在他的太陽穴上,圖麗普立刻機警的貼在電梯廂壁上。是弗拉夫曼,還有更多的警衛正在趕來。卡西迪一邊裝傻充愣敷衍弗拉夫曼,一邊不動聲色的按下關門鍵,免得警衛看到轎廂里的圖麗普。弗拉夫曼正在查找混進來的圖麗普,卻不知道已失之交臂。她命人將卡西迪押回地牢,來個守株待兔,等著圖麗普自投羅網。電梯門再次打開,圖麗普沖出來,外面已空空蕩蕩。突然身后有人叫住她,是接替胡佛的胡佛二號。與前一任相比,這個胡佛不僅年青英俊,還更聰明,做事不茍言笑。胡佛是在安排一個負責服侍特使的貼身仆人,任何拒絕提供服務干擾峰會的人都會被視為大逆不道。看著胡佛二號一本正經的面孔,圖麗普只好收起各種借口,老老實實進了特使套房。住在套房里的是代表天堂,能洞悉一切的耶穌基督。圖麗普正不知道該怎么辦時,響起了敲門聲。圖麗普打開門,斯塔爾就站在門外。身為圣父,斯塔爾沒有正眼瞧一下開門的侍從,徑直走到耶穌基督面前單膝下跪行禮。匯報完地獄特使的情況后,斯塔爾轉身離開,再次經過圖麗普才覺得似曾相識。圖麗普把手偷偷伸向背后的手槍,隨時準備殺出條血路。耶穌卻在此時提出想見見后代,那個據稱很會跳舞的彌賽亞合普度。今天是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心中發虛的斯塔爾趕忙連聲答應盡快辦妥,然后急沖沖離開套房。就在斯塔爾命胡佛二號務必準備好彌賽亞的替代品時,樂于助人的耶穌也想幫圖麗普解決麻煩。說實在的,圖麗普不想基督卷進自己的那堆破事里,卻耐不住耶穌的堅持。可耶穌低估了復仇怒火的威力,守在地牢門口的弗拉夫曼竟然無視神的權威,拒絕耶穌進入地牢,為犯人賜福。事到如今,圖麗普只得照原計劃大開殺戒。心懷仁慈的耶穌跟著她到地牢,還想做最后努力。沒想到大批警衛正在撤離地牢,因為卡西迪逃走了。原來,卡西迪知道圖麗普會不顧一切的沖進地牢。為了不讓弗拉夫曼得逞,他咬斷自己的手腕,救下天使,飛出了枯井。這下可省事多了,圖麗普下一步就是離開梅察達,去找那個不知道在哪逍遙快活的吸血鬼。更讓圖麗普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耶穌也想一起到外面的世界逛逛。在圖麗普營救卡西迪的幾天里,杰西的日子也不好過。飛機遭遇風暴墜入太平洋,只有杰西和機長史蒂夫幸存。救生筏漂浮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饑餓、干渴、烈日無不在折磨著史蒂夫。或許上帝真言能讓史蒂夫保持樂觀、忘記痛苦,但并不能讓即將死去的人活下來。史蒂夫沒能看到澳大利亞的海岸。而杰西屢屢用上帝真言維持史蒂夫奄奄一息的生命,也讓殺手圣徒知道了杰西正在前往澳大利亞。威廉催動他的地獄之槍,一發子彈就打通從墨西哥灣到澳大利亞的隧道。尤金就這樣跟著威廉,一步一步從海底走到澳大利亞黃金海岸。

    第5集
      耶穌跟在圖麗普身后進了酒吧,正看到在狂飲的卡西迪。他們兩個是老朋友見面,少不了要說些話。耶穌一言不發,自顧自玩起了酒吧里的游戲機。他早已厭倦當圣人,過過普通人的生活也不錯,沒有義務去拯救天下蒼生。與卡西迪一起逃出來的天使,只想著洗干凈身體,換件干凈衣服。經過耶穌身邊時,也只是驚訝的看了一眼就匆匆離開,并沒有多大的敬意。吧臺上,令圖麗普意想不到的是,卡西迪沒有責怪杰西獨自離開的意思,畢竟當初是他自己不愿走出梅察達的大門。如今,電視里一直播放著杰西的通緝令,還附帶一所娛樂屋里的血腥照片,杰西一定是陷入了麻煩,必須去幫助老朋友。圖麗普嚴辭拒絕,寧可送耶穌去他最想去的拉斯維加斯,也不高興去救那個背信棄義的家伙。圖麗普在酒吧外等了好一會,卡西迪都沒有出來。一怒之下,她踩下油門,帶著副駕駛位上的耶穌疾馳而去。剛開始,二人還說說笑笑,頗為將來未知的刺激生活興奮。可勁頭一過,耶穌想到今后可能要與這個太妹搶銀行度日,心里不免擔心起來。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回梅察達,完成自己的使命,凈化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圖麗普也不強求,其實她的心里同樣放不下杰西。把耶穌遠遠放在梅察達邊界后,圖麗普索性開車回酒吧,接上卡西迪,一同去尋找不知道惹了多大麻煩的杰西。這會,斯塔爾已經發現卡西迪和同監室那個被天堂流放的天使逃離了梅察達。主要負責人弗拉夫曼已做好受死的準備,前提是由圣父親手執行死刑,而不是狐假虎威的胡佛二號。帶著滿腔的憤怒,弗拉夫曼跳窗而出。窗外是百米懸崖,弗拉夫曼展開制服下的翼裝滑翔逃走,誓要用圖麗普和卡西迪的血洗刷自己的恥辱。在地球另一端的墨爾本,殺手圣徒失去尋找方向,只有干坐著,等著杰西再次使用上帝真言。實際上,杰西就在附近的租車店。自從看到機長史蒂夫因“真言”而不知疼痛,手被鯊魚咬掉還哈哈大笑的面對死亡后,他就不再愿意使用“上帝真言”達到目的。就像這一次,租車店的店員在電腦上錄入杰西的身份證號碼,立刻就跳出通緝令界面。從店員慌張的神情和結結巴巴的言語,杰西就能猜出發生了什么事。他沒有用“上帝真言”,而是語帶恐嚇,就像一個真的連環殺手一樣,嚇唬店員拿出了車鑰匙。臨走時,杰西還是出于好意,用“真言”改掉了店員口吃的毛病。這一下,威廉立刻感應到方位,起身追了過來,尤金趕緊跟在后面。杰西開著車剛出車庫大門,就看到尤金那張奇怪的臉,隨之而來的正是威廉。尤金大喊著叫杰西快走,杰西來不及細想,緊踩油門,溜之大吉。說心里話,看到被自己的“真言”送去地獄的尤金還活著,杰西驚喜之余也很想帶他離開。但威廉的槍可不是鬧著玩的,杰西只能暗暗安慰自己,威廉不會殺死尤金。也正如威廉所料,心存內疚的杰西不忍心丟下尤金不管,又從墨爾本的郊外調頭回來,用“真言”感召了一幫建筑工人。很快,威廉就押著尤金追蹤到了工地。巨大的破拆鐵球迎面飛了過來,將威廉重重砸進鋼筋混凝土制成的圍墻里。雖然這并不能殺死威廉,但給了杰西足夠的時間救走尤金。杰西沒有圖麗普偷車的本事,只能用“真言”搶了輛警車逃跑。可坐在后排的尤金偷偷取出從警察身上偷來的手槍,朝著杰西的后背摳動了扳機,然后就是靜靜的等候殺手圣徒威廉的到來。

    第6集
      上帝曾用殺死獨子獻祭的方式考驗過亞伯拉罕的信仰,如今有信仰的人幾乎絕跡,就連圣父斯塔爾也抱有私心。為了能借上帝之手懲罰杰西,他盡心盡力的安排天堂與地獄的峰會。可只要上帝一提到哈普度,他就慌了,找各種理由讓上帝相信彌賽亞剛剛離開。上帝像是每次都能被他糊弄過去,不再追問。耶穌和希特勒在會議室討論了幾天,議題就是制訂末日降臨后,亡靈上天堂和下地獄的標準。顯然,臨終前懺悔就能上天堂這一條讓希特勒很不滿,如此一來,地獄只會空空蕩蕩。他們倆還在爭來爭去,斯塔爾已經按上帝的旨意偷偷開始了第二階段。圣杯騎士團殘殺新西蘭副首相,尸體還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丟棄在官邸門口,公然挑起新西蘭與澳大利亞之間的沖突。騎士團趁機走私一顆核彈進入澳大利亞,安放的地點就在“迷失使徒”。斯塔爾一絲不茍的執行著上帝的計劃,親自在“迷失使徒”監督核彈安放情況。這時上帝又問起哈普度,斯塔爾明白了,上帝無所不知,一再的詢問無非是在考驗自己。一只野狗飛撲而來撕咬著斯塔爾,這就是對上帝不誠實的懲罰。上帝冷冷的站在在一旁,舉起望遠鏡仰望天空,等待著杰西的到來。而這會,圖麗普和卡西迪借著娛樂屋慘案的勢頭,冒充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堂而皇之的闖進澳大利亞警局局長辦公室。他們索要所有關于杰西動向的報告,得到的回答卻出人意料。相關案件已經結案,嫌犯死亡,兇手就關在警局內。等到了審訊室,圖麗普看到的兇手竟然是屁股臉尤金。圖麗普才不相信連蒼蠅都不敢拍的尤金會殺了杰西,可警方抓到尤金時,他的身上有血跡,手中持有武器,虎口有燒灼痕跡,并且他本人也已認罪。唯一遺憾的是,沒找到杰西的尸體,說不定被毀尸滅跡。圖麗普能感覺到杰西還活著,在尤金看來,那杰西就真是生不如死。那個不受上帝真言影響的殺手圣徒,要帶著杰西一步一步走過澳大利亞炎熱的沙漠尋找上帝,要讓奪去他家人的上帝付出代價。問題是去哪找上帝。圖麗普和卡西迪坐在路邊餐館里,看著地圖發愁。要在廣袤的澳大利亞平原上找兩個人,談何容易。卡西迪提醒圖麗普,還有杰西留下的信,說不定信里會提到要去的地方。圖麗普不想看信里的屁話,隨手丟給了卡西迪。看過之后,卡西迪重新折好信,的確沒什么用。杰西就沒想過讓圖麗普尋找自己,圖麗普心中更加傷心。可傷心歸傷心,圖麗普還是放不下那個薄情寡義的家伙。走出餐館,圖麗普被一陣奇怪的音樂吸引。音樂來自不遠處的一輛房車,推門進去,里面沒有人,衣架上掛著狗頭人現身時穿的奶牛裝。桌上擺放著小模型,就像是在演繹杰西的人生。模型中間有張明信片,上面是“迷失使徒”的風景照,這大概是來自上帝的提示。知道了地點,就近找了架滅火用小飛機過去,可比威廉一步步走過去要快得多。沒多久,就能從飛機上看到地面兩個緩緩移動的小黑點。圖麗普駕駛飛機,慢慢降低高度。瞅準機會拉動把手,大罐紅色阻燃劑潑灑在威廉周圍。卡西迪從敞開的艙門,一把將飛奔的杰西拉進機艙。等威廉再想開槍,飛機已飛上高空。圖麗普還在生杰西的氣,所以對背后的招呼聲愛理不理。快飛到目的地時,杰西看到駕駛臺上的明信片。得知是來自于上帝的房車,他便明白是個陷阱,趕緊讓圖麗普拉起機頭。下方的核彈被引爆,飛機在沖擊波中劇烈顛簸。杰西站立不穩,摔出艙門,最后的遺言是請圖麗普看看那封信。

    第7集
      在澳大利亞引爆的核彈挑動了全世界的神經,迫使各大強國選邊站隊。有支持澳大利亞的,也有為新西蘭撐腰的,一場核危機一觸即發。能破解這場危機的人恐怕只有上帝,可上帝又在哪呢?所有這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圣杯騎士團,失蹤14年臥底其中的尼克斯探員,也就是胡佛二號,已掌握充分證據,證明耶穌和希特勒密謀發動天啟,彌賽亞是實施行動的關鍵。不過真正的彌賽亞早已被圣杯騎士團弄丟,希特勒正勸說耶穌充當彌賽亞的角色。就在尼克斯探員打電話向彭薩科拉警察局長威特曼匯報時,腦袋被一顆子彈射穿。喬裝改扮的弗拉夫曼在他背后現身,扯下頭套和假胡須,露出本來面目,堂而皇之的坐上圣父的座位。遠方的蘑菇云依稀尚存,圖麗普和卡西迪在澳大利亞的荒野上找到了杰西骨斷筋折的尸體。二人默然無語,就地挖了個墓穴,埋葬杰西。之后,圖麗普用力踩著油門,一路疾馳。一直到了深夜,她才停下車,在猶豫和悲傷中拆開信封,流著眼淚讀完信。隨后她下車,走進路旁的小教堂,掀翻所有長椅,質問上帝為何要這么做。圖麗普一把火燒了信,連同這所不知名的小教堂。既然上帝不回應,那就讓他同樣嘗嘗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副駕駛位上的卡西迪沒有任何意見,反正吸血鬼本就與上帝不共戴天。而要找到上帝最關心的人,就要去一趟美國東岸。威廉斯堡的斯洛尼克雜貨鋪內,老板娘丹尼知道圖麗普想要什么,無非是杰西送來讓她保管的彌賽亞哈普度。不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人就得出得起價錢。圖麗普不想傷害無辜,可按上帝規矩辦事的下場就是失去杰西,是時候動真格的了。圖麗普把心一橫,來到餐館,槍殺了丹尼的丈夫。接到警方的電話后,丹尼也不敢相信圖麗普真付諸實施了。10年前,她求了圖麗普不下百次,次次都被拒絕。本以為這次也不例外,誰想到圖麗普來真的了。丹尼食言,拒絕說出哈普度的下落。圖麗普怒火沖天,拎起拳頭就揍了過去。丹尼鼻青臉腫,領著圖麗普和卡西迪來到一座猶太小教堂。圖麗普和卡西迪都是第一次見到耶穌的后人,失望之情難以言表。丹尼也承認,最初她也很難相信眼前的哈普度會是上帝選中的人。隨著相處時間長了,一種莫名的感召力從哈普度的舞步,還有傻呵呵的笑聲中散發出來,讓人無法抗拒。這也是丹尼不愿讓圖麗普帶走哈普度的原因。圖麗普才不管這些,拉起哈普度就要走。教堂里的信徒誓死守護彌賽亞,雙方相持不下時,哈普度振臂高呼,眾信徒紛紛下跪聆聽圣言。在圖麗普和卡西迪聽來,哈普度只是發出含含糊糊的聲音。讓圖麗普意想不到的是,哈普度傻笑著穿過信徒,牽起她的手,一起走出了教堂。入土為安的杰西睜開雙眼,看到天使弗雷前來迎接。也就是說,自己的確死了,還上了天堂,杰西猜不透上帝的用意,為何讓他這個壞事做盡的家伙進入天堂。弗雷領著杰西走過森林、大海、草原,來到上帝的圣殿前。這里還是上帝離開前的樣子,但很快就會改變。如今地獄被新的管理者掌控,耶穌在談判中根本不是老奸巨猾的希特勒對手。所以天使弗雷很高興杰西來到這里,接替上帝執掌天堂,迎接即將到來的天堂與地獄之間的無盡戰爭。上帝一步步引導著杰西來到天堂,說明讓杰西坐上寶座是他的意愿。杰西對天堂寶座不感興趣,因為他知道自己坐上去就會成為另一個撒旦。可他更搞不懂上帝的動機,為何要讓位給一個罪惡累累的傳教士。唯一的解釋就是,這里不是天堂。見被識破,弗雷收了幻景。這里的確不是天堂,而是懲罰罪人的地獄。或許寶座是假的,但提議是真的。只要杰西點頭答應,弗雷就會釋放杰西。否則就會有一個又一個逼真得不能再逼真的幻景,不斷折磨杰西的心智。當然,現在還沒到如此絕情的地步。實際上,當年是弗雷向上帝稟報了創世紀失蹤事件,上帝隨即離開寶座去了人間。在人間見識到人類失去信仰后,只怕上帝會像毀滅恐龍一樣,用其他創造物取代人類,除非杰西能在此之前取而代之。

    第8集
      斯塔爾被上帝懲罰的體無完膚,靠著地下穴居人的手藝,才算勉強保住了一小命,只能躺在洞穴的草鋪上茍延殘喘。誰能想到,上帝的懲罰沒有結束。他很快發現,自己口中咀嚼的美味肉塊是自己的右腿。他驚恐的大叫著,稱自己腦膜下的傳感器已向梅察達發送方位,馬上就會有大批特工趕來。可這并不能嚇唬那幾個吃人的家伙,因為他們根本就聽不懂。要是弗拉夫曼來得再晚些,只怕圣父連左腿也保不住。回到梅察達,接上義肢,換上整潔的制服,斯塔爾垂頭喪氣的來到會議室。耶穌和希特勒的談判仍在繼續,斯塔爾卻已心灰意冷。沒有彌賽亞,就沒有世界末日,創世紀已徹底失敗。希特勒一臉壞笑的走上前,他有個貍貓換太子的B計劃,由耶穌頂替哈普度。可耶穌扮得再如何形似,也欺騙不了能視萬物的上帝。哈普度是上帝的選擇,不是什么人能夠改變的,圣父不行,希特勒不行,耶穌也不行。當晚,斯塔爾想到找不回彌賽亞,得不到上帝的寬恕,還不知道要遭多少罪。他絕望的上吊自殺,可連這點愿望上帝都沒有答應,讓他摔到冰冷的地板上。這時上帝現身,只要斯塔爾能把哈普度安全帶回來,就能恢復完整的身體。至于哈普度身處的地點,上帝一清二楚。圖麗普抓走哈普度時,天降暴雨,似乎上帝為之憤怒。圖麗普才不在乎,在荒山上找了塊空地,用槍指著跪在地上的哈普度,等著上帝現身。她要當著上帝的面處決哈普度,就像上帝讓杰西死在她面前一樣。暴雨漸止,此后圖麗普等了三個月,都沒等來上帝的回應。卡西迪反而跟哈普度交上了朋友,一起搭建木屋,簡直就像一家人。圖麗普沒心思過家家,哈普度身上必須時刻穿著炸彈背心,起爆器也要保持工作狀態。然而哈普度那種無憂無慮的性格,就像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想到他隨時會粉身碎骨,卡西迪就于心不忍。該來的終究要來,斯塔爾帶領弗拉夫曼和一支武裝小隊突然出現。斯塔爾的目標直指哈普度,對圖麗普和卡西迪沒有任何興趣。就在圣杯騎士團要抓走哈普度時,圖麗普從拒絕按下按鈕的卡西迪手中奪過引爆器。但當她看到哈普度信任的目光,心中又猶豫了。等她回過神,再想按下引爆器,這才發現卡西迪就沒在引爆器里裝電池。看來還要再去一趟梅察達,至于是去殺哈普度,還是救哈普度,圖麗普自己也說不清。這段時間里,杰西和天使費雷的對峙仍在繼續。杰西一天不答應,各種幻影就會反復重現。當幻景無法擊潰杰西的神智,費雷就會使用更直接也更殘酷的刑罰。地獄不缺酷刑手段,從電鋸到鞭子,從食人蟻到巖漿,都能讓人生不如死。杰西恐怕永遠也想不到,救他的人會是殺手圣徒威廉。威廉把杰西從地獄帶回人間,看到的卻是世界末日,人類在相互屠殺中滅絕。這又是一次幻景,如果杰西仍拒絕費雷的要求,就會成為現實。有那么一會,杰西想過答應,可隨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惱羞成怒的費雷命令地獄惡鬼將杰西強行按上寶座,隨后杰西猛然復活,從圖麗普為他挖的墳墓中爬了出來。他睜眼看到燦爛的陽光和上帝仁慈的面容,瞬間明白了,這一切都是上帝的試煉。如同兩千年前考驗亞伯拉罕,上帝也在考驗杰西的信仰。杰西釋然,經歷各種非人折磨后,他仍拒絕了費雷,證明了自己的信仰。通過了上帝的試煉,就不會再有世界末日。然而上帝并不滿意,只因為杰西內心確實想過要坐上寶座。僅憑這一點,就是有罪。可以說,這項考驗無人能通過,世界末日在所難免。杰西能做的只有回到朋友身邊,等待世界的滅亡。

參考資料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