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潭遺址

編輯 鎖定 討論999
三合潭遺址位于玉環縣珠港鎮城關辦事處三合潭。遺址面積2000平方米,已發掘500平方米。文化層厚2米左右。主體堆積為商周時期遺存。它不僅對研究古代建筑史有著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而且為研究我國浙南沿海島嶼的古代文明提供了難得的實物資料。
2005年3月,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1] 
中文名
三合潭遺址
地    址
浙江省玉環縣
級    別
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公布時間
2005年3月16日
年    代
商周
面    積
約21平方千米

三合潭遺址基本信息

編輯
三合潭遺址 (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年 代:商周
公布時間:2005年3月16日
遺址面積約2000平方米,已發掘500平方米。文化層厚2米左右。主體堆積為商周時期遺存。遺物主要有原始瓷和印紋硬陶,原始瓷約占器物總數的80%。密集的木樁、木柱等建筑基礎遺跡顯示其為干欄式建筑,并可區分出3個相對獨立的建筑單元,其中F1建筑面積達50平方米。

三合潭遺址簡介

編輯
殘柱
三合潭遺址是我省保存較好的春秋戰國時期的聚落遺址,距今約2800-2400年,遺址內涵豐富,干欄式建筑基址保存良好,對研究浙南沿海地區商周時期的文化面貌、聚落形態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1971年,在城關鎮南山村發現。遺物散布面積約2.1平方公里。遺址分3個文化層。第一層為春秋戰國時期,出土文物有碗、杯、缽等;青銅器有劍、矛、刀、鏃、鍤、鑿、錛等;印紋硬陶有罐、壺、瓶、盤,紋飾主要為網紋、米字紋、方格網和回紋4種。第二層為西周至商代,在4至5米深灰土層中出土大量原始青瓷,胎料較粗糙,但火候較高,質地堅硬,基本上達到瓷化。器型有碗、豆、盤、盂等。還發現大量稻谷和陶、石制磨盤。更重要是發現有規劃排列的卯榫結構桿闌式建筑,對研究商周時期建筑有較高科學價值。第三層為新石器時代,出土石器有犁、錛、鋮、斧、鑿、刀、鏃、鋤等,陶器有紡輪、網墜等。
三合潭遺址(圖1)
遺址延續期長達1800年,為研究我國東南沿海島嶼史前文化提供了豐富資料。1986年公布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玉環縣志》593頁)
從當地村民挖沙的深坑斷面看,距地表1.5米深處發現一層20至50厘米似灰非燼的黑層帶。距地表2米深處黑層帶以下,出土大量的春秋戰國時期幾何印紋硬陶殘片和青銅器。在3米深春秋戰國文化層以下,發現了西周時期文化層(灰土層)。出土大量的原始青瓷盤、碗、溝石磨盤和許多高腳石座。在灰土層下出現灰燼,出土大量的磨制石器,主要是生產工具和漁獵工具。

三合潭遺址環境

編輯
三合潭遺址(圖2)
三合潭遺址的柱坑、墊板和殘柱三合潭遺址的發掘區內,地勢自北向南緩慢傾斜,文化層厚1.3~2.8米,高處薄,低處厚。整個堆積分上、中、下三部分。表土層下發現了南宋時期的一座有排水設施的殘磚室墓和一口石徹水井。含沙少、質硬實的灰褐色宋代堆積厚40厘米左右,分布均勻。這表明,該遺址在南宋時期有過一段穩定的發展階段。宋代堆積下直接疊壓著相距1千多年的戰國堆積,它的分布厚薄不均,低處以沙、石、泥混雜堆積為主,而高處含沙、石塊較少,除出土較多的印紋陶片、原始瓷片外未見任何遺跡。清理掉此層以后,各處都陸續暴露出粗細不一的木樁和木柱。下部堆積以單純的沙層和泥沙混雜層為主,早于房屋建筑遺跡的其它遺跡還有兩段用卵石塊鋪就的斜向小路和小范圍里探挖出的密集小木(少量為竹子)樁,它處于最下部層位,性質不明。
成片的木構建筑遺跡發現于距地表約1.5米深的地層里,整個遺跡被戰國時期堆積疊壓。以密集分布的木樁、木柱為主要形式,所有柱坑開口于戰國層下,打破春秋時期地層。木頭暴露高度和保存長度首先取決于遺址的地下水位,也與樁、柱所處的具體位置、埋藏深度、自身粗細、木材種類(據初步測定,有的為楠木)等因素有關。共發現直立的大小木樁、木柱100多根,長度多在1米上下。根據所處的地勢高低、木柱(樁)的密集程度和分布規律、柱子的粗細差異,建筑遺跡分為南北兩大部分。北片地勢高,木樁數量少,直徑多數較細,僅15厘米上下,挖土坑栽埋的柱子更少,且坑小、柱細、墊板單薄,它們分布沒有明顯規律,建筑單元、布局結構均不清楚。
南片地勢低,木柱分布非常密集,猶如一片古代的樹林,柱子多數粗壯,直徑一般在20厘米以上,最大達80厘米,而且它們多有深大的柱坑和厚實的墊板,并且在有些寬大、位置關鍵的柱坑內常常中間栽埋一根粗大的主柱,其周圍加立數根較細的護柱,有的還可能是后期維修和加固過程中添立的,另外,有的柱子與墊板的位置常出現側偏情形,墊板傾斜較嚴重,其中,有的墊板完全側翻,并幾乎與柱子平行。由此可見這一帶建筑地質條件的特殊性——沿海丘陵坡麓沖積沙層、淤積土層(軟土地基);局部還有少量的小木樁。南片約80根柱子的分布可大致區分為3個相對獨立的建筑單元,其中,F1位于西南部,平面呈南北向的長方形,縱軸與山坡方向平行,它的四面共由12叢柱子組成,并且每叢均有柱坑和墊板,轉角柱都特別粗大;東西各5叢,南北各3叢,幾乎完全對稱,長8米,寬6米,總面積約50平方米。其余的F2、F3,布局形式與F1相近,但不完整。特別的是,除了如此多的柱坑、柱子以外未發現任何橫向的地板、橫梁等木構件,但根據這里的建筑環境、營建地面的海拔高度、所在位置、建筑平面形式、用材大小等方面分析,這片建筑遺跡的性質屬干欄建筑的可能性較大。由于柱坑打破的地層包含物為具有春秋時期特征的原始瓷器和印紋硬陶片,這批建筑遺跡的年代上限為春秋,下限為戰國。為了盡可能在現有條件下把它們長期保存,南片的下部堆積未作完整發掘,僅在遺跡空隙處作了小范圍探掘。

三合潭遺址內容

編輯
三合潭遺址位于玉環城關鎮南山村,地處三面環山的三合潭河谷盆地。面積約21平方千米,80年代陸續出土新石器以及商周、春秋戰國和漢唐時期的大量文物。

三合潭遺址第一層

遺址可分三個文化層,第一層為春秋戰國時期,距地表50厘米深處有一層約20厘米厚、4平方千米方圓的黑土層帶,石塊、沙子及泥土皆黑色。據文獻載,是秦漢之際,東南沿海特大洪潮帶入海藻雜物擱灘深埋而成。黑層帶以下出土文物屬春秋戰國時期,青銅器有劍、矛、刀、鏃、耨、鍤、錛等;印紋硬陶有碗、罐、壺、瓶、盤及殘片。紋飾主要為網紋、米字紋、方格紋和回紋四種。

三合潭遺址第二層

三合潭遺址出土器物第二層為西周與商代。在距地表4到5米深灰土層中,出土大量原始表瓷,其胎料疏松,施釉不到底,但火候較高,質地堅硬,已玻化。器型有碗、豆、盤、盂等。紋飾主要為S紋、斜篦紋和針點紋。S形為龍圖形,斜篦紋表示雨線,針點紋表示雨點,證實為東南越族的龍圖騰還發現有大量稻谷、陶器和石制磨盤。石器中有全幅犁、鏵、石斧、石錛、石鑿、石網隊等,皆精細磨制,器型較下湯文化大而且長。該層發現的有規則排列的卯榫結構桿欄式建筑構件,對研究商周時期建筑有較高科學價值。
空格第三層為新石器時代。出土石器有犁、錛、斧、鑿、刀、鋤等;陶器有紡輪、網墜等。

三合潭遺址第三層

成套石犁鏵
遺址出土文物,青銅器量最大,品種多,生產工具有青銅斧、斤、鑿、耨、鍤、鋪等;兵器有劍、矛、鏃;魚具有釣、刺、鉤等。其鑄造技術水平較高,工世精細,紋飾較簡單,除銅劍上有饕餮圖紋外,其余均素面。
遺址延續期長達1800余年,是距今3000-4000年的東南沿海島嶼罕見的多層文化遺址,是研究中國沿海島嶼史前文化的典型代表。1986年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三合潭遺址意義

編輯
三合潭遺址出土的3件成套石犁鏵三合潭遺址發掘出土的春秋戰國時期的木構建筑遺跡,保存清晰,平面布局基本完整。以挖坑、墊板、立柱為基本營建手段,并選擇丘陵坡麓的沖積沙土地帶作為營建空間,這種適應方式顯然受制于特殊的自然環境條件,整個遺址堆積沒有表現出二次堆積的基本特征。它的建筑技術明顯地繼承了河姆渡文化、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的部分建筑傳統,代表了濕潤的江南地區特別是沿海丘陵環境條件下的建筑文化特色,很好地體現了先民適應江南地區多丘陵山地、氣候濕潤等環境特性的生活智慧。此類發現在浙江乃至全國的商周考古史上尚屬罕見;此外還出土了豐富的印紋陶、原始瓷器、青銅器、木器等各類文物。與隔樂清灣相望的瑞安的石棚遺存出土遺物相近。此次發掘應該說找到了浙江東南地區兩周時期村落居址的一種形式,為研究浙江地區史前文化開拓、發展,并向青銅文化演變的過程和越文化的地域特征、尤其是木構建筑文化傳統與地理環境的關系找到了珍貴的資料,也將祖先開發玉環這一沿海島嶼的歷史源頭確切推至近3000年前。

三合潭遺址價值

編輯
三合潭遺址是浙江省保存較好的春秋戰國時期的聚落遺址,距今約2800-2400年,遺址內涵豐富,干欄式建筑基址保存良好,對研究浙南沿海地區商周時期的文化面貌、聚落形態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三合潭遺址保護工程

編輯
作為玉環縣惟一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位于城關南山村的三合潭遺址繼承了河姆渡、馬家浜、良渚文化的建筑傳統,屬于商周時期江南重要的古村落遺址。2001年5月至7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玉環文物管理委員會對三合潭遺址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發掘面積共計約450平方米,堆積深度1.8米至3.4米,主要發現保存較好的成片木構建筑遺跡,出土大量的原始瓷器和印紋硬陶片以及一些小件青銅器。發掘成果表明,三合潭遺址主要是一處西周至戰國時期具有越文化特征的古村落遺址,遺址對研究浙南沿海地區商周時期的文化面貌、聚落形態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按照設計方案,三合潭遺址保護工程規劃用地面積約255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335.6平方米,其中管理接待用房142平方米,出土文物和歷史文化展廳193.6平方米,發掘遺址展示區680平方米,綠化面積1088.4平方米。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遺址 旅游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