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彩票

旺旺彩票 > 历史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三十章 他这个心机,深啊!
    “走了。”

    二楼窗台,赵畅看着李怀的马车远去,才重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去,摇头道:“不知李家这事,能否安稳过度,若是一切顺利,未来玄庆也要位列公侯,倒是一大快事。”

    张坤笑道:“这话却是对李二郎有些不平了。”话音落下,忽有张家仆役快步走来,在他耳边低语一句,张坤含笑点头,面露了然。

    “我与李二本无交情,也不搞那些虚的,”赵畅摆了摆手,“我自是希望玄庆袭爵的,这次回来之前,便知晓了李二情况,想着要给玄庆撑腰,才会今日便让他过来,不过现在看来,却是多虑了,玄庆比过去,是有不少长进的。”

    “岂止是有长进,怕是你我过去,都小瞧了他!”张坤还是笑着,“他此番的布局,倒是颇为精妙,有这等手段,区区爵位,自是手到擒来。”

    “哦?”赵畅微感诧异,“你是发现了什么?”

    张坤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笑着道:“正养,你怕是以为,今日这些,乃是因玄庆背后,有了一位高人指点,方能说出吧?”

    “便是有,玄庆自己也已有了些本事,”赵畅也笑了起来,“你道我为何让人将那郑兴业叫来?”

    张坤顺势便道:“郑兴业一来,自是要与玄庆当堂对论,二人言语切磋,可不是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就能蒙混过关的,而玄庆不负众望,能因循利导,显是真的在藩镇之道上,有了研究。”

    “正是如此。”赵畅点点头,“他是长进了,日后我也能放心一些,边疆局势越发危急,各地藩镇频有异动,未来我若为帅,还是需要你们为我的左膀右臂!”

    “还是你看得远,有大志!”张坤点点头,“不过,未来玄庆有何志向,你可知之?”

    “你还未回答我那问题,”赵畅便又问道,“何等布局?”

    “这布局,你莫非没看出来?”张坤微微一笑,“那我便提醒于你,这郑兴业的文章,与玄庆之议这般相似,这里面必有缘故,不是他刻意通过渠道透露给郑氏,那便是机缘巧合知晓了郑家之文,随后预料到了今日之局,然后从容而对。”

    “那郑兴业之前不过一江南举子,有甚特殊?玄庆岂会刻意透露?若说巧取豪夺,他那性子做得出来,这也不对,天下文章众多,为何独观此文?”赵畅说着,却有摇头,“不过今日太多巧合,若说没有算计,也是困难。”

    “我本也不明,不过刚刚楼下有了传闻,这心中通透了些许,”跟着,张坤不等小国公追问,便给出了答案,“那郑兴业,似与玄庆那位新婚妻子有旧。”

    “这倒是有趣了!”张坤眯起眼睛,眼底闪过寒芒,“就是不知道,是何交情,话说回来,这人若有才,往往就不知轻重了。”

    “看来你是有出手的想法了。”张坤微微一笑,“不过,此番,你我似乎皆入了玄庆之计中!他这个心机,深啊!”

    “我若能算得我,更可算得敌!”赵畅哈哈一笑,“我与玄庆为友,他有手段,我自是高兴,未来为我助力,如虎添翼也!”

    张坤端起茶杯,道:“既如此,他之前提议要行文会,何故推脱?”

    “分明是你在推脱,何故说我?”赵畅摇摇头,随后则道,“不过,他那性子我是知道的,今日这里,你我可以镇住,无论何事,皆可平之,但文会之时,大儒云集,更有贵人,那就不是我等的一言堂了,真出了事,莫说护他,能不波及自己,已然幸之。”

    最后,他苦笑道:“玄庆过去所为,确实太过荒唐。”旋即又道,“不过,这事虽未允他,但旁事自当助他,无论你是侯府事,还是他家中事!”

    ————————

    “那魏家娘子何等人物,居然配了个纨绔,着实让人唏嘘。”

    玉宇楼外,幽静小路上,郑兴业缓缓前行,面色凝重,似有重重心事,边上的好友罗翔见了,便感慨了一句。

    罗翔与郑兴业曾一同游历,知道郑的心思,这时为了开解,不得不劝一两句:“兴业,莫伤心,大丈夫何患无妻?况且,你也有婚约在身,不比那魏娘子差,所谓‘娶妻当娶魏娘子’,不过儿时戏言。”

    “唉,”郑兴业叹了口气,“我与魏家娘子话都没说过,无非是小时见过一面,当时我乃一无名小儿,如何能引她注意,便是如今,她怕也不知道我这个人罢,哪有资格伤心?那李怀再是纨绔,也是勋贵人家,魏家自是满意,况且今日听他言论,也不似坊间传闻那般不学无术,或许也是个有才的……”

    “哪里是有才学,怕是提前备好了说辞,否则焉能这般巧合,你说藩镇,他也说反震?”罗翔大摇其头,忍不住抱怨。

    郑兴业闻言一愣,低头沉吟了后,却摆了摆手:“莫担忧,我这般说,乃是现实,我现在确实不如他李怀,只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辈读书为学,以求上进,自是要自强不息,眼下科举在即,便是我等机遇,我郑兴业人虽卑,但此番定要一鸣惊人!到时再看李怀,有何可在我面前称道的!”

    “好!”罗翔听着心潮澎湃,“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郑兴业,你满腹经纶,等高中之后,方是人生得意时!到时我等便去拜访魏家娘子,如何?”他这话也没想太多,只当是个口号。

    郑兴业闻言一愣,随后笑了笑,就道:“正当如此。”只是随后又叹起气来。

    “怎的又叹气?”罗翔不解。

    郑兴业轻声低语:“我只是担忧,魏家娘子虽未曾与我交谈过,但我能看出她的性子,是个恬静之人,更喜书画,为才女,众才情,如今却入了侯府,如何能习惯了后宅争斗?那纨绔怕是别说宠着她、护着她,就怕会欺她、压她,我这心里一想,便如刀割!”

    罗翔却笑道:“难怪家乡的小娘都爱听你说话,果是个痴情种子,你放心,我有门路,这些天,为你探些消息,说不定,还能听到他李七郎倒霉的消息。”

    战袍染血说

    说好的第二章,晚了点,我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