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彩票

旺旺彩票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94.野望
    教主陈洛阳?

    可是他此刻应该已经跟刀皇宇文峰开战了才对。

    难道他专门偷偷赶了回来?

    面具人心思飞快转动。

    头脑中并非没有怀疑,但心绪难免受到影响,略微浮动。

    大长老谢冲果断把握住这一瞬间的机会展开反击。

    又一轮“红日”升起,直撞“紫日”。

    虽然力量不如“紫日”阴阳交泰仿佛绵绵无尽,但一瞬间的爆发力上,“红日”并不逊色。

    面具人骤然失了先机,被大长老反抢回上风。

    他此刻不敢回头看。

    要是再走神的话,就有可能在大长老谢冲手下吃大亏。

    而对于背后,他虽然更多怀疑不是陈洛阳,但他不敢赌。

    如果真是魔皇,第十三境的力量出手便罢了,要是第十四境的力量出手,他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

    微乎其微的一丝机会,必须要尽最大努力去争取,才可能从死神手里抢出这一线生机。

    面具人最终没有犹豫,不再跟谢冲纠缠,而是第一时间先纵身而起,飞快躲避。

    他身负月皇真身,展开太阴四绝之一的月下飞天身法,瞬间拉开同谢冲之间的距离。

    感觉背后那恐怖的拳意并没有真正向自己打来,面具人便叹口气。

    站定脚步,回身望去,就见一个身影从远方飘来,靠近祝融焚天阵的核心,跟大长老谢冲汇合。

    来者一身黑衣,衣襟袖口辊着金边,衣服上纹饰古朴,苍茫大气。

    年龄不过二十岁上下,面容俊朗,对谢冲和面具人来说,这副样貌再熟悉不过。

    但他们此刻都可以确定,这不是教主陈洛阳。

    只看那对虽然明亮,但不见乌黑或暗金闪光的双瞳便可以知道。

    这个“陈洛阳”来到大长老谢冲身旁站定,视线看向谢冲。

    谢冲脸色,苍白如纸,极为虚弱。

    “还好你及时回来。”老者疲惫的说道。

    眼前的黑衣青年身上,浮现一层雾气。

    当雾气散尽后,露出一个黑衣女郎的身姿,赫然正是青龙殿首座陈初华。

    “迟了一点,累大长老您辛苦。”陈初华一边说着,目光一边看向远方的面具人。

    这面具人此刻落在远方一座宫殿的顶上,同样正望着石梁上倒悬祭坛那里的陈初华、谢冲二人。

    “青龙殿专司对外杀伐,什么时候管起对内肃清了?身为青龙殿首座,不要随便越界比较好,否则咱们的教主大人,会不高兴呢。”面具人言道:“你的森罗万象神功是真的高超,确实模仿的像啊,也怪我自己太过谨慎,没敢赌。”

    “不过,并没有什么意义,大长老撑不了我几招,而你,假的真不了,除非你跟我一样先前也一直暗中有所保留,而且你的本钱要像我一样厚才行,否则现在古神峰上,无人能阻止我。”

    面具人呵呵笑道:“我暗中积攒本钱是为了摧毁古神教,假如你也深藏不露,又是为了什么?”

    “你多虑了,我可比不上你老谋深算。”陈初华微笑道:“不过这面具你何必还带着?你我都已经面对面了,不是我,就是四师弟你,不是吗?”

    “我一直都说,如果不是二师姐你因为青龙殿的差事常年在外,我未必能像现在这么轻松。”

    面具人说着,终于将脸上那张巨大的狰狞面具摘下来。

    面具后,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

    二十三、四岁年纪,留着一头扎手的短发,神情桀骜。

    魔教右使,“东君”王飞。

    但此刻的王飞,却让其他人感到陌生。

    虽然态度桀骜依旧,但不见往日的狂躁鲁莽之气。

    他扬了扬手里的面具,笑道:“现在咱们是真的面对面了。”

    大长老谢冲看着王飞,深吸一口气:“果然是你!”

    “没什么好稀奇的吧?”王飞轻松的说道:“我又不像苏夜脑筋有问题,怎么可能真的像条狗一样,成天冲陈洛阳摇尾巴?”

    他有些嘲讽的看着谢冲:“你们,就跟聂广源那个只会自作聪明的白痴一样。”

    “难怪第一次能瞒过老夫,你那时候就已经是武帝的修为境界了,偷偷溜回古神峰。”谢冲紧紧盯着他:“老夫也曾怀疑过你,但之后你正大光明回来时与你交手,你确实仍是第十二境。”

    王飞笑道:“一点小手段,当时封住了修为,您如果没有伤,陈洛阳又不管的话,我真有可能被您当场打死,非如此,不足以释去你们的疑心。”

    谢冲注视他:“你不会天魔血,怎么可能同时练成大日天王身和月皇真身?”

    王飞摇头晃脑:“所以我就说,大长老你们这样的老脑筋真的不行。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天魔血也没什么可稀罕的。

    我生就阴阳交泰之体,少年时不显,成年后方才渐渐开始发挥作用,我自己也是最近几年才知道,倒不怪你们有眼无珠。

    不过话说回来,从小就给陈洛阳和燕明空做陪衬不说,之后还要总被你们跟陈洛阳在耳边念叨苏夜苏夜苏夜,也挺让人心烦的。”

    陈初华淡然道:“你自己要深藏不露,藏宝于身,这能怪谁呢?”

    王飞嘿然道:“师姐身娇肉贵,说来咱俩同龄,不过你十二岁的时候,没试过被一个八岁孩子踩在脚底下打吧?我可是很习惯呢。

    可惜啊,人家命好,有个好老子,本身天赋实力也确实好,我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先忍喽。

    更何况,咱们的师父陈瀚海,可不就希望我这个样子,给他儿子当条听话的好狗吗?我如果不装成这样,早就被宰了。”

    陈初华言道:“十二岁的孩子记事了,你记恨教主,不论对错,总算还不出奇,但对师父他老人家的指摘,未免过了。

    师父他一碗水端平甚至于更严格要求教主固然没问题,但要是略微偏袒一下教主,也不算过分吧?

    就我所知,他教你学武,同样很下功夫。”

    “他想给陈洛阳留条听话的猎犬,自然要把猎犬的牙磨锋利一些喽,不论我还是苏夜,都一样。”王飞嘴角浮现几分古怪的笑意:“二师姐你对陈瀚海印象这么好,要感谢陈洛阳,因为你们两个总玩在一起,所以陈瀚海没打过你主意。”

    “关于咱们这位师父,我觉得你如果去问问大师姐的话,她跟你的想法可能会截然不同呦。”

    陈初华眉毛一扬:“你这么编排一个已经过世的人,也只能自己嘴上占占便宜。”

    王飞哈哈大笑:“师姐你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吧?大长老难得这么安静。”

    陈初华皱了皱眉,转头看向一旁的大长老谢冲,却见谢冲沉默不语。

    “当年正是因为大长老阻拦,才一直没有叫陈瀚海得手,而在大师姐登临武帝之境后,也是被他劝住才长时间没有发难,结果陈瀚海死在外面,让大师姐没了亲手了断的机会,整件事情大长老最清楚不过了。”王飞笑吟吟说道:“我也要感谢他才是,否则我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当时肯定被灭口了。”

    陈初华神色不变,只是向谢冲问道:“二长老也不知道这事?”

    谢冲点点头:“如果王飞没有再外传,你应该是第五个知道此事的人。”

    陈初华微微颔首,冷静如初,重新看向王飞,嘴角反而带上几分笑意:“我说四师弟,你这么恨师父和教主,最大的原因,该不会是你其实暗地里恋慕大师姐吧?”

    王飞哑然失笑:“二师姐你这也忒把我瞧小了,我从这件事里能看到的道理只有一个。

    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陈瀚海是教主,是武帝,所以他可以为所欲为。

    大长老也是武帝,所以他才能保下我和大师姐。

    大师姐成了武帝,陈瀚海就再不敢打她主意,还要提防她翻旧账。

    陈洛阳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他摊了摊手:“所以你看,事情不是很明显吗?说啥都是虚的,唯有力量才是真理!有道是风水轮流转,总有转回来的时候。”

    短发青年平静的目光里,终于浮现几分狂热之色。

    “当我终于察觉自己特殊的体质根骨时,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可以改变,可以扭转的!”

    他低头看陈初华和谢冲,笑道:“就像你们无法想象,没有天魔血,照样能同时练成大日天王身和月皇真身吧?

    燕明空不行,陈洛阳他没有天魔血也不行,但是我可以。

    不仅可以,我还能更上一层楼,练成阴阳交泰的‘紫日’,胜过大长老您的‘红日’。”

    谢冲哼了一声。

    刚才交手过,实事求是的讲,他内心承认,王飞眼下的实力,更在他之上。

    哪怕他没有旧伤在身,跟王飞正面对决,也是输多赢少。

    刚一开始大家硬碰硬,他或许不会落下风。

    但最终却可能被王飞的阴阳交泰活活拖死。

    “不错,老夫惭愧,‘大日天王’和‘日帝’的名号,应该属你,才实至名归。”谢冲徐徐说道。

    王飞笑了一声:“大长老你这可就想岔了,我根本看不上你那些名头。”

    他目现狂热之色:“就像我从来没把‘东君’两个字放在眼里,那算什么狗屁东西?‘东皇’才是我该有的名号!

    陈洛阳、燕明空他们确实是厉害,都出人预料的进步,但我一定会胜过他们,会凌驾于他们之上!”

    八月飞鹰说

    PS:这是今天保底第二更,接下来写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