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彩票

旺旺彩票 > 游戏小说 > 回到战国当掌门 > 第66章:技惊四座
    陈龙的话又让众人为之一震,一招击败尹天的,不是剑法又是什么?

    陈鑫和东风子道长听了陈龙的话,起初也是稍有疑问:“这不是剑法是什么?”可是随后细细一想,似乎这也不是剑法。赵政只是出了一剑,甚至连一式也算不上,就将尹天打败。这只是最简单的直刺,如果非要说的话,的确不能算作剑法。

    想通后东风子就更加震惊!

    尹天练剑五年,闻鸡而起,日落而眠,寒暑不侵五载时光,一剑败于同龄人手下,而且用的还是龙虎剑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虎啸龙吟。想起赵政当时的表情,似乎见到这等剑法丝毫没有意外,只是那波澜不惊的眼神,就让东风子产生了一丝挫败感。

    台上的尹天眉头不停的颤抖,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政。不过赵政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喂,你输了!”说罢收剑走下台去。

    “师弟,好样的!”陈龙亦是十分激动,就好像他亲自打赢了一样。

    “还是师兄提醒的好,要是用了还没练全的剑法,也不会赢得如此轻松。”赵政这是真心实意的感激师兄,他本意是想用学的四招一字电剑来对付尹天,毕竟作为他练武后第一个实力相近的对手,不能堕了凌云派的名头,最好还是谨慎对待用最厉害的剑法。

    不过陈龙的一番话提醒的好,他的一字电剑来去就四招,学的还尽是开头四招只攻不守的剑招,练了也不过才三四日功夫,连熟络都算不上,贸然使出只会徒增笑柄。但是直刺不一样,二十日上万次的练习,这一招在最短距离、最快速度刺出去的招数,他做梦都能使出来!

    想到这里,赵政的心才变得镇定,他相信日夜苦练的结果,同样也相信师傅与师兄!

    当尹天动的时候,剑身想起共鸣,他也一点也没有因为异象而松动。师傅曾告诉过他,下定决心做一件事就要做好,不要被外物所蒙蔽双眼。

    ……

    ……

    “今天我们来做一个实验。”林洛手里拿着一个大一点的铁球,一手拿着小一些的铁球问到:“小龙阿政,你们觉得如果我同时松手,这两个铁球哪一个会先着地?”

    当时两人异口同声的都指着稍大的铁球,甚至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肯定是大的先落地,这个还有疑问吗?

    可是当师傅双手同时放开的时候,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两个铁球同时落地!

    “这……这怎么可能!?”陈龙和赵政都以为稍大的铁球会落地,两个大小不一样的铁球同时落地,的确是让他们树立多年的观点顿时崩塌。

    林洛微微一笑:“这就是今天讲课的重点,凭空想象的不一定为真,只有经过科学严谨的实验,才可以证明一件事情的真伪。所以延伸开来,有时候人们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只有经过自己的验证,才可以保证说是正确的!好了,今天就教你们凌云派的快剑——一字电剑!”

    ……

    当日讲课的时候,乍见一字电剑的雷暴电闪,陈龙和赵政的的确确是吓了一大跳,不过想到师傅讲课时候说过的,这些都是合理的,无需害怕,更无须惊异。今日见到龙虎山的龙虎剑法与一字电剑有同工之妙,赵政更加不会激动吃惊,只不过是以声势见长的剑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赵政深知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既然赢了尹天,还是这般干脆利落,也无需再去咄咄逼人比到底是谁教的徒弟厉害,事实已经证明一切,何必在逞口舌之快!

    陈鑫和东风子两人此刻心中都是七上八下,不过一喜一悲。

    陈鑫有些难以置信,他知道小龙的这个师弟只比小龙晚上山一天,当时他还在庆幸自己当天上门,要不然自己儿子就变成二弟子了。现在只不过是短短二十多天过去,陈龙和赵政两个人言谈举止,说话间透露出来的神情气质也发生了变化,更可怕的是这小龙的师弟,抬手就将练剑五年的尹天打败,那岂不是说自家儿子也能办到!?

    这林掌门究竟是用了法子,不到一个月间就让两个孩子变化这么大。

    “陈兄,这贵公子和那位少侠,真的是二十天前拜师的?”东风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问,心态失守已经无法平静。虽然败的是他的徒弟尹天,可是又何尝不是他?

    人家扬言拜入门下二十天的弟子就能打败自己尽心尽力培养了六年的弟子,这种天堑般的差距和反差,让东风子一个修道人家也不免失了平衡。

    陈鑫点了点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二十四日!我那小子比那位少侠早一日入门,所以是师兄。之前我也从未见过林掌门带着此人,是在拜师大典上才有过一面之缘。”

    从陈鑫口中知道了真实情况,东风子真希望刚才赵政所说的都是假话,入门二十天打败他的弟子,这……

    “不可能,他的剑明明很慢,为什么会突然刺中我!”台上的尹天已经失神,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一句话。

    “须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今日被赵少侠打败,天儿你也该知道外面的江湖高手云集,真人不露相了,还不快给赵少侠道歉!”东风子声音中夹杂了一丝内力,将恍惚中的尹天震醒,以免心神失守思绪混乱。

    尹天迷茫的眼神乍时间变得清明,撇下木剑摇了摇头,对着东风子抱拳鞠躬:“师傅对不起,给您落面子了。”

    东风子挤出几分笑意:“若是落面子能换来你的成熟进步,我倒愿意天天落面子!”

    听到东风子的话,尹天鼻头一酸,咬牙将快要溢出来的眼泪憋回去,跳下台走进屋里,对着赵政抱拳:“赵少侠,刚才尹某不知天高地厚,说了辱及您家师的话,还望您见谅!”这正道门派的弟子,尤其是道门一支,都是将修身养心作为首要的,尹天学了六年功夫,自然也是学了六年道经,知错就改倒也坦荡,让人生不起半点脾气。

    赵政见状,赶忙扶起尹天,又说了些恭维的话,一时间摒弃前嫌,一桌又是欢闹无比。

    酒过三巡,东风子对陈龙和赵政问到:“两位贤侄,刚才见识了你的精妙剑术,更想见识一下教导出这等厉害弟子的师傅,不知两位过些时日可否引荐一下?”东风子说话的姿态也是极低,赵政瞧了一眼陈龙,意思就是这是你家的朋友,而且你是大师兄,让他来做决定。

    陈龙稍作思考,随即点头答应:“世叔想见师傅,想必师傅也很愿意与您这样的江湖前辈交往,后天初二我和师弟就要回山,不若那时世叔跟着我们一起上山?”

    “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