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彩票

旺旺彩票 > 历史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一百五十章
    “轰”的一声巨响,好像就在脑袋顶上炸了一个雷。

    厚重的城门好像风中的纸片片儿,保护城门的铸铁栅栏歪七扭八。黑洞洞的城门,好像是饕餮的大嘴。一声呐喊,无数条黑影扔下蓑衣顺着城门就冲了进去。

    身边有兄弟想往里面冲,结果被顺子一把薅住。他们是来炸城门的,来的时候李枭吩咐过,完成他们的任务就好。没必要傻乎乎的冲上去拼命,天亮的时候海盗们可以在城里抢劫三天。

    海盗们是为了金钱和信仰在作战,你他娘的为了个啥。

    李休担忧的看着大雨中的赤嵌城,因为大雨所以几乎不可能有火光。可李休还是在大雨里面看到了火光,那是手榴弹爆炸之后产生的火光。

    赤嵌城很可能被严重破坏,想到这里李休开始后悔,为毛要给那些海盗那么多的手榴弹。自己船上的手榴弹库存已经见底了,可大哥还是给他们每人都配了三颗。

    三百个胆大包天,又有手榴弹的凶恶匪徒,冲进了赤嵌城里面。尤其今天晚上的大雨给了他们最好的掩护,尽管红毛鬼可能会警惕。可谁又能想得到,这种天气里面还会有人渡海来进攻。

    好像是故意调戏李休,当天亮的时候。雨也停了下来,空气清新得一塌糊涂,连海水特有的水腥味儿都差了很多。

    太阳出来之后,李休甚至在天边看到了一道彩虹。

    带着自己的一百多人,李休下了船。

    迫击炮手们的苦难终于来了,不是因为炮管儿的问题。而是因为弹药实在没办法搬运,后来李休想办法。弄了跟木棍充当扁担,一个人扛两枚炮弹进城。这都打了一个晚上,城里面仍旧有喊杀声。

    更让李休揪心的是,已经开始有零星的枪声响起来。

    郑芝源的手下肉搏没问题,可真要碰上有火枪的荷兰人,那就要差点儿意思。毕竟你功夫再高,也没办法躲过子弹。

    刚走到一半儿,就看到了跑回来的顺子。

    “二爷,您来得太好了。红毛人都龟缩到了内城,现在凭借着火铳和郑当家抗衡。郑当家他们没有火铳,只能围住也不敢进攻。”

    “兄弟们,加把劲儿!”李休也扛着两枚迫击炮弹,在路边站着大声吼叫。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迫击炮进了城。找个间房子后面,借助院墙的掩护建立了迫击炮阵地。

    炮手爬到了房顶上,测算着射击诸元。

    “老弟,你可算是来了。没你手里的家伙,兄弟们是真冲不上去。排枪打的太厉害!”郑芝源浑身是血,手里拎着一把沾满了血的刀。身后跟着二三十个人,一个个全都满身是血。血腥气浓重的让人不敢直视,不用想都知道外城恐怕没多少活人了。

    “郑当家,你瞧好吧。”李休看了一眼内城并不太高大的城墙,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荷兰兵。

    估计昨天晚上仓猝之间,荷兰人也不知道多少人进了城。没办法之后,都撤进了内城。

    还没等李休命令开炮,内城的城门忽然打开。一堆荷兰兵呐喊着冲杀了出来,一排排枪就撂倒了七八个海盗。

    哈尔西愤怒的看着城下的那些黄种人,他有理由愤怒。自己的一千多名士兵,居然被几百个黄皮猴子赶进了内城。

    昨天晚上事起仓猝,哈尔西根本没弄清楚冲进来多少人。只是听到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慌乱中哈尔西慌忙的下达了撤退命令。

    赤嵌城很大,可内城却不大。缩小了防御面积之后,人手显得充足很多。况且,大多数物资都在内城。只要保住了内城,撑过两个月没有任何问题。

    天亮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错了,那些黄皮猴子只有几百人。而且手里都拿着原始的刀剑,连一杆枪都没有。自己被这些人堵在了城里,这是一辈子的耻辱。

    被羞辱了个哈尔西立刻组织反击,组织了三百多人的突击队,想一举把外城夺过来。

    前面的士兵开枪射击,打死了七八个人之后。突击队好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

    “啪”“啪”“啪”……!

    对面忽然响起一阵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哈尔西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打得像风中落叶一样抖动。

    围墙后面,房屋的窗户,各种拐角。子弹从各个角度射过来,穿透士兵们的身体,夺走他们的生命。

    “他们居然这样胡乱的射击!”哈尔西张大了嘴,如果不是自己的手下伤亡惨重。他一定会鄙视这种射击方式!

    燧发枪发射圆形弹丸,这么远的距离上单支火枪很难准确命中目标。所以,火枪手们会排成一排。靠着人群密集,增加命中概率。这其实就是队列的由来!

    可眼前这些黄皮猴子,居然用单支枪进行发射。命中率还高的吓人,这太恐怖了。他们用的是什么枪?

    不过哈尔西的震惊,很快又被巨大的爆炸声取代了。

    举着望远镜,也没看到对方的火炮在哪里。可却不断的有炮弹落在内城的城墙上,几乎每一颗炮弹的爆炸。都会把好些人掀翻到城下去!坚固的碎石四散迸射,形成了二次伤害。

    只是短短的几炮,城墙上就躺满了哀嚎的伤员和一动不动的尸体。

    这是什么炮?怎么看不见大炮在哪里?

    哈尔西的疑问没人回答,对方只是将子弹和炮弹向他的士兵倾泻。

    一轮覆盖射击,三百突击队就被火光和溅射的弹片包裹了。硝烟散去的时候,那地方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一地支离破碎的尸体,水洼里面的水刚刚渗进土里,现在又被鲜血灌满了。

    人死的差不多了,火枪手们开始靠近城墙。他们躲在围墙的后面,或者趴在房屋的屋顶。甚至是房屋的窗户里面,不断向城墙上面的荷兰士兵们射击。这些家伙的枪法非常准,只要荷兰兵露头,就会被几颗子弹招呼。

    结果就是被打得漏勺一样的脑袋,还有在地上不断抽出的身体。迸射的脑浆和鲜血,糊满了青石城垛。

    哈尔西躲在城楼里面瑟瑟发抖,他总算是知道自己的部下为什么连一晚上都没坚持住。昨天早上,哈尔西还因为他们的无能而大发雷霆。现在,轮到他尝尝新式武器的滋味儿。

    排枪不断的打,几个企图关闭城门的士兵都被打成了筛子。内城的城门半开着,再也没有人敢冲出来冒着生命危险关闭城门。

    一颗迫击炮弹不偏不倚的落了下来,坚固的城门立刻缺了半扇。这一下,想关也关不上了。

    “弟兄们,上啊!李大人说了,攻破城池任咱们抢三天。进城,抢钱,抢粮,抢娘们儿。”看到城门开了,郑芝源挥舞手里的大刀。吼出了振奋人心的口号!

    “抢钱!抢粮!抢娘们儿!杀!”海盗们身体里最为原始的基因被调动出来,一个个疯子一样举着手里的刀剑冲进了城门。

    李休撇撇嘴,果然金钱可以燃烧人的勇气。就好像这些海盗,为了抢钱可以无视枪林弹雨。就算前边的人被子弹打飞了半个脑袋,可后面的人仍旧可以无视飞溅的鲜血和脑浆,继续举着锋利的刀子向前冲。

    回头看看自己的兵,还是这些兵可爱。一个个扒着墙头,探头探脑的寻找对面城墙上的活人。

    还是大哥英明,招兵就招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经过训练之后,这些农民对打仗这种事情已经失去了恐惧。

    打仗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农民下地耕种一样。

    朴素老实的山东农民,他们认定既然拿了李家的钱,就得给李家干活儿。就好像长工拿了地主的钱,就得给地主家种地一样。

    至于卖命这种事情,老兵一般都不喜欢干。倒是新兵遇到危险“嗷”“嗷”叫着往上冲。

    这和士兵们的富裕程度有很大关系,新兵大多穷的就剩下一条裤子了。人穷,这命就不值钱。

    老兵们就富裕多了,他们不用抢劫。李枭给的军饷,已经够他们在家里盖房子买地娶媳妇。个别有追求的,还想着纳个妾啥的。你不能让农民有更高的追求,统一个吧地球,绝对不是一个农民想的事情。

    钱,土地,房子,女人,还有酒和赌博,才是他们之间永恒的话题。老实人只是老师,并不是傻!

    总是听老哥嘴里提到一个叫阿甘的人,他说那样的人才是好兵。不知道阿甘长什么样儿,但李休坚持认为,自己的兵就是最好的兵。

    郑芝源第一个顺着马道冲上了城墙,内城的城墙没外城宽。这就导致了正面接敌只是一两个人的事情!

    两个正在上子弹的荷兰兵看到郑芝源冲上来,立刻端着刺刀冲上来。明晃晃的刺刀,对着郑芝源的胸口就捅。

    闪身躲过一柄刺刀,手里的刀劈中另外一把刺刀。雪亮的钢刀顺着就抹了过去,那荷兰兵一声惨叫,半个手掌就被削了下来。

    郑芝源肩膀一撞,就把这抱着手的家伙挤开。手里的刀悄无声息的顺着另外一个人的肋骨捅了进去,手腕一翻一拧。一股鲜血随着抽出的刀喷溅出来!

    身后有怪叫声,郑芝源翻身一个大劈。身体躲过了刺过来的刺刀,手里的刀将荷兰兵从肩膀斜着劈到了勒下。上半身掉到地上的时候,那荷兰兵居然还能惨叫。

    事实证明,胸肌鼓鼓未必会武。浑身是毛的荷兰人,明显不是这些常年打家劫舍海盗的对手。近身肉搏的时候,个人的武功显示出强大的威力。

    在技巧的催生下,一个人可以不用太大的力气,就可以杀死另外一个人。而自己可以毫发不损!

    荷兰兵们凄惨极了,砍瓜切菜一样的被人杀。而他们的战绩非常有限,身体虽然强壮。但缺乏技巧的支持,就只能被动挨宰了。

    中华武术有一句话,那就是以巧破千斤。

    哈尔西只能悲哀的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人痛宰,而没有任何办法。手里的短管火铳连续打了十几发之后,就不好用了。天知道出了什么毛病!

    城里开始出现女人凄惨的叫声,还有孩子的哭声。赤嵌城不但有两千荷兰兵驻守,而且还有上千名平民。

    这些人大多是商人,还有商人的家眷。这年头航海出门,在海上漂个一两年非常平常。家里的女人没人照顾,男人都有些不放心。谁都担心自己发财回家的时候,脑袋上绿油油的。

    如果儿子再不像自己,那就是人生的大灾难。

    所以,好多商人出海都带着家眷。荷兰人没有女人不准上船的恶习!

    除了商人,赤嵌城里面最多的就是操皮肉生意的女人。毕竟一两千单身汉,也需要女人的慰藉。

    哈尔西站在塔楼上,眼皮不住的跳动。

    那些野蛮的家伙已经冲进了内城,并且对着内城的人大砍大杀。这些人是那样的野蛮,屠刀光顾每一个路过的人。

    不管是男人,女儿,老人或者孩子。都逃不过这一刀!

    不好,他们冲向了教堂。

    哈尔西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他的老婆孩子。还有绝大部分荷兰侨民,全都躲在教堂里面。那里只有十几个人在驻守,绝对不会是这些匪徒的对手。

    枪声响了起来,几个海盗前胸飚出朵朵血花。

    一些穿着奇怪衣服的家伙跑过来,随着一声爆炸声。哈尔西看到自己的士兵被巨大的气浪掀得飞起来,沙袋堆砌的工事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该死的!这些人用的到底是什么武器!

    城墙上已经是一边倒的屠杀,那些穿着短袖衣服和长裤子的人冲了进来。火铳对着城墙上负隅顽抗的荷兰兵猛射!

    内城的城墙都是对外不对内的,在内墙一侧根本就没有墙垛。城墙上的人一览无余,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这不是在打仗,这是在屠杀。

    荷兰士兵们,这会儿就像是人形的靶子。被一颗又一颗的子弹击中,然后软软的倒在血泊中。

    “投降吧,放弃抵抗!”哈尔西发出了这一辈子最为痛苦的命令。